葉榮的區選夢:殘疾使我更堅強!

文章 13:19 2015/12/02

分享:

每早5時起床,梳洗整理後,坐輪椅從葵芳家中出發,獨自乘港鐵到馬鞍山頌安邨,為的就是讓居民朝早上班、下午買菜、晚上回家都能見他一面。

他是葉榮,代表工黨在區議會選舉出戰沙田頌安區,終以130票之差,擊敗競逐連任的民建聯葛珮帆。

從報名參選到投票日,經歷51個晝夜,其中2晚更借宿別人家,在輪椅上半睡半醒、腰酸背痛。

葉榮坦言與競選團隊做得辛苦,也壓根兒沒想過會嬴,

我輸少當贏,你看電視新聞播出宣布結果一刻,我整個人呆了。

他笑言,當時一整天沒睡覺,實在很睏,

好像發了一場夢,到現在才開始清醒......

好一個苦盡甘來的夢。

「不是因為輪椅,而是葉榮可以」是他的競選口號。(陳國峰攝)

堅持做好自己

對手強勁,葉榮只好硬著頭皮全力應戰。坐輪椅多不方便,他都堅持親自「洗樓」;轉升降機麻煩,他就今天洗單數樓層,明日再洗雙數;團隊成員凌晨4時起床,就為了「霸靚位」,每天同步設7、8個街站;投票日更招朋喚友,出動70個義工拉票。

辛苦不要緊,屢受不公平對待才難受,曾使他沮喪落淚:

好大壓力,多次想放棄,但團隊說:『你都洗濕了頭,又交了錢』,我想也對,死就死吧!

至於勝出的原因?葉榮認真道,是因為他做好自己。

參選前任同黨張超雄的議員助理,專注地區工作,最初有街坊誤以為坐輪椅的葉榮是求助者,他自言會在街坊面前打好文件,用行動證明自己的能力和一般人無異。

我相信我的每一票是這樣『揼』返來。

化缺陷為優勢

回想多年前,20歲出頭,葉榮讀畢電腦程式基礎文憑,本可升讀位於青衣的專業教育學院,學寫手機遊戲程式,卻因交通不便而放棄。

葵芳去青衣,一程小巴,但我上不到。如果我當初讀了,現在應該已經發達!

之後做過幾份文職,漸覺殘疾人士在社會遭受許多不公平對待,因此協助專為弱勢社群發聲的張超雄競逐立法會新界東北議席,加入其助選團,並於3年前正式成為張超雄的議員助理。

葉榮感謝張超雄教他應對傳媒,又讓他知道自己的定位,直言沒有張超雄就不會有今日的自己。(陳國峰攝)

默默工作3年間,一個下雨天他記得尤其深刻。那天,他陪一位街坊去房署,途中忽然下起雨來,

我這些殘疾人士撐不到傘,淋慣雨,但他當時竟主動幫我撐傘,我開心又愕然。

葉榮指,這事證明了你幫人,人幫你,是雙向的,亦與他選舉時常強調的「助人自助」相呼應。

葉榮在內地出生,疑因醫療失誤傷及頸椎,長大後要一直與輪椅為伴。但對他來說,輪椅從不是負累,殘疾也不是限制。

我派到單張、揸到咪叫咪,除了交通上有點不便,根本沒限制。

他更直言,參選就是要告訴市民,

我坐輪椅就是明白地磚不平,輪椅或嬰兒車會感顛簸,老人走路可能絆倒。

或許就是他的切身感受、觀察入微,在小小社區贏來口碑。

感激母親家人支持

競選期間,葉榮母親給參選的兒子寫了一封信,文末說道:

對於孩子,相信所有父母都會一直掛心,到了今天我對阿榮的關心不會減少,擔心好像少了一點,信任更多。

葉榮坦言媽媽一直很想幫忙,因此請她參與「一人一句撐葉榮」拉票活動,「不過她不只寫一句,還寫了一大段。」

問他看到信當下的感受,他頓了一刻,

個個都話『洋蔥』,我想了一陣才明白是甚麼意思,哈哈,那時的確很感動。

媽媽在信中自稱是「藍絲」,葉榮則笑指她是「淺黃偏藍」,兩人意見未必一致,但媽媽和家人都願全力支持自己,

媽媽自薦幫忙拉票,第一次揸咪,妹妹都有來,還有她的中學、大學同學都來幫忙,很感謝他們。

近2個月,天天早出晚歸,工作佔據了葉榮生活的全部,回到家匆匆喝碗湯,吃點菜頭菜尾,倒頭睡覺。忙透的生活,樂觀的他卻認為很值得,更歸功於別人眼中的缺陷:

如果不用坐輪椅,我可能都是三更半夜回家,不過是去玩,毫無目標。堅強是累積回來,正因為坐輪椅、殘疾,才有今天堅強、樂觀的葉榮。

葉榮認為,要趁青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讓人知道殘疾人士都有能力。(陳國峰攝)

51天,不長不短,葉榮贏了一仗,也大了一歲。他卻搖頭說沒慶祝,蠟燭也沒點,

2506位選民已經給我最好的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