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理學院長不愛申專利:我是好窮的開心人! 

City 11:44 2015/12/08

分享:

港產化學權威黃乃正,唸大學時已與實驗室結下不解之緣,曾成為65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Robert B. Woodward的門生,見證「化學狂人」高傲與瘋狂,慨歎現時全球教育趨平庸化,容不下離經叛道學生。

46年化學路上,他只為滿足好奇心,不斷挑戰高難度研究。有科學家憑專利致富,他卻不屑為成果申請專利,尤其救命性質的研究,應公開造福人類,心靈富有已足夠:

我是好窮的開心人!

中文大學理學院院長、化學講座教授黃乃正於國際化學界享負盛名,他一生遇上至少3名恩師,唸大一時,中大講師胡沛良聘任他當研究助理,開啟其科研大門;畢業後,他隨胡的老師、英國化學家Franz Sondheimer修讀碩士,後經他推薦到哈佛,並師從Robert B. Woodward。

黃形容Woodward是傳奇人物,行為出位,飲烈酒食煙,由領呔、西裝、汽車、車位、辦公室等均是藍色,性格自我狂傲,但對方的研究成果,引起學術界哄動,其Woodward-Hoffmann rules定律,在化學界無人不曉。

港產化學權威黃乃正一生與實驗室結下不解之緣,從來只為滿足改變分子設計的好奇心而挑戰高難度,卻指引了日後化學界的合成理論。(相片來源:經濟日報資料室)

救人性質研究 應該公諸於世

Woodward花4年於麻省理工完成學士及博士,獲教授讚揚「He will make a name for himself」。黃慨歎全球教育趨平庸化,繁文縟節綁死學生,學術界再無Woodward般成就驕人的狂人,

如果在香港有這樣的學生,即刻唔俾你畢業,實死!

黃乃正的研究方向是天然和非天然化合物之有機合成,希望透過改變官能團(Functional group)和分子結構,影響和改變有機化合物性質。

他以前研究許多帶張力的三鍵化合物,現時「click chemistry」(點擊化學)需要銅作催化劑,如利用帶張力的三鍵化合物作中介,可以免用銅,如用在生物有機大分子的「click chemistry」,就可避免銅的毒性。

他直言從沒想過研究有何用處,反而是出於好奇心,想挑戰高峰。

有科學家憑專利致富,他卻不愛申請專利,認為要有人用的專利才有價值;至今他只有3、4個專利,全為應付內地申請研究資金的要求。

他當中大副校長時,見盡很多「垃圾研究」申請專利:

有些人講到自己仁義道德,但甚麼都拿專利,我看不起這種人!

他認為救命性質的研究應造福人類,並以中大化學系博士楊英洋研製的「特敏福」新製法為例,其結果並無申請專利,只在化學權威期刊發表,令原本短缺的抗流感藥物得以大量生產。

科研造福人類 心靈富足已夠

科研能否創富?黃對「富」自有其定義:

不能用錢衡量,世上有好多有錢的窮人,亦有好多窮的有錢人!

他解釋,世上有富人吝嗇捐錢,亦有慷慨的窮人,惟自問兩者皆非:

我是好窮的開心人!

心靈富足已足夠,有錢不一定開心,我不認為李嘉誠很有錢,他欠銀行的錢可能億億聲,但我無欠銀行錢喎!

他認為香港不乏科研人才,只欠缺工業投入,商人只問「有甚麼着數」可發展,惟單一成功產品並不長久:

熱情過了,你就玩完。

他以外國藥廠為例,當有效藥專利過期後,中國、印度都會做,故藥廠常投資科研,為將來藥品作準備。他認為本港地細又貴,適合做有知識產權的中上游研究。

黃笑言,當年Chem肥佬的學生才會讀工商,今天卻是商科當道,指叻仔讀商科是「很浪費」。他相信「風水輪流轉」,全球恐襲陰霾下金融市場不穩,造就理科再抬頭,學生將回歸理科懷抱。

相片來源:經濟日報資料室

相片來源:經濟日報資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