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輪椅生涯 吳少芳:活出我的beautiful day

休閒消費 17:11 2016/03/04

分享:

近來學生自殺新聞一宗接一宗,香港人應如何在鬱結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海闊天空? 眼前坐了23年輪椅的她,是90年代人氣歌唱組合"Face to Face"成員—吳少芳(Jodi)。她曾經是樂壇的明日之星,她的歌,比如《一些》、《情迷Milano》,或許你現在還在聽。

只是1992年的一場車禍,把這位愛笑女孩的歌唱夢如霧般消散。在這23年的每個晝夜,Jodi的身體喪失了大部份活動能力,聲線也不再一樣,好像不能再唱下去了。

日子是怎樣捱下去的?她想了一想,溫柔的說:

你要學會與身體的麻痹做朋友。

怎樣形容現在的生活?「很充實、很幸福」是她此番的感受。

( 程志遠攝)

影響一生的意外

這不是一個美麗的謊話。Jodi現在已變身食譜專家,最愛設計菜式,甚至重拾歌唱夢,定期在中環街頭唱歌。

上天關了你的門,會為你打開一扇窗。不要放棄生命,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活出他的beautiful day。

這大概是一個生命的奇蹟吧。回看1992年那場影響終生的意外,她坦言,「記憶很零碎」。

只記得醒來以後,全身動不了,得返個頭,條頸又好痛。最不開心是當時臉痕頸痕,周身都很痕,但因為聲帶被破壞,有口不能言,其他人又看不明口語。

但大家或許都依稀記得,發生意外前,Face to Face組合先贏得1990年十大中文金曲裡的最有前途新人獎(優異獎) ,又在同年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中取得叱咤樂壇生力軍組合(金獎) 。

命運之神開了一個玩笑,旁人或許怕Jodi不願多提過去,但其實對於過去種種,這個小時候便愛拿著牛角梳當咪唱的女孩早已沒有什麼執念:

你再去追尋為什麼這件事會發生,其實於事無補。我個身不能動,會想的事到底可以怎樣打發日子,如果令我的生活過得順暢。有些快樂的事情你要爭取,如果你怪身邊人不打電話問候你,但電話人人都可以打,為什麼不可以是你打呢?

堅持走下去的動力

Jodi今天的積極和樂觀並非偶然。Jodi有點感性的表示,這一生都不會忘記妹妹的陪伴。 

車禍發生時她新婚一個月,但我在深切治療部的5個月,她每天都在醫院陪我12小時,留到夜晚12點才離開。及後住普通病房和療養院的幾個月,她每天中午送飯,陪我陪到11點。

車禍後21個月,Jodi妹妹都沒有工作。現在,每逢星期一更是Jodi和妹妹一家到處遊玩的好日子。「陪伴就是最大的愛」原來可以來得如此真實。

我的beautiful day

2013年,Jodi在仁濟慈善晚會為全癱人士籌款,演唱親自填寫的歌《Why Me》。歌詞中就有句「你說我不幸,但我有我beautiful day」。

那她的beautiful day是什麼?

有錫我的人在身邊,可以做到喜歡的事情,就像我現在可以煮野食,唱歌一樣。

她認為快樂是可以傳染:

有個朋友去工聯會學煮野食,叫我學,之後我就開始買勁多蛋糕模、輪到我癲了!蛋糕、曲奇餅、梳乎里等,基本上好多野都整過!

在這個時代要毫無代價高唱幸福的歌,好像很困難:

誰人都希望開心,但生命從來都是無常,當你不開心的時候,如何化解難過心情才重要。當你能解決一件事,那就是一種快樂。

她表示,車禍雖然傷到她的肺部和聲帶,令聲音「高不成低不就」,但她卻因此唱到和音。訪問當天Jodi有點感冒,流鼻水等也需要工人姐姐幫忙抹去,但說話裡就是有股力量。

香港有種互相感染的怒氣

問到她怎樣看今天的香港,她就說自己有一個簡單的心願:

我每次看到有人輕身的新聞都很傷心,香港社會好像有種互相感染的怒氣。我希望大家能為人想多一點,不要失去同理心。

( 程志遠攝)

她表示,明白社會有份無力感,但她認為即使身在最差的環境,仍要活在當下,因為當每個人都關心身邊人,「將自己的小社區做得更和諧」,社會便會因此變得美麗。

我只是香港社會裡的一個小角色,我爸爸去到50歲才買樓。

現時,她和兩位朋友到中環街頭唱歌,不為錢財,只希望把快樂帶給身邊社區。

在中環唱歌時組合會叫人按"Like",唱一晚有超過100個Like,但Jodi笑言仍然未夠。( 程志遠攝)

訪問前幾天,她唱了一晚,有人拿起樂隊單張仔細看,甚至有一個馬來西亞女子在Facebook轉載有關文章。滿意嗎?她一臉認真的說:

好感動,但我未滿足,希望更多人聽到我們的故事時,會明白生命中的「失」,有時可能跟「得」成正比。

你的beautiful day又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