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港人河國榮:香港希望在年輕一代

City 16:41 2016/01/22

分享:

從「公仔箱」講流利廣東話的「老外警官」,到《100毛》的「河布仙尼」,以至《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唱出《真‧香港地》的歌手,河國榮說他不是一夜成名。

感動全城的歌曲背後,來港28年的河國榮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小市民: 胸懷夢想,卻感嘆時不與我;面對社會荒謬,活在無力感中;樓價攀升,掙扎求存。

然而,在他來港28年的奮鬥追夢裡,雖然幾度想放棄,唯他對香港地卻是越難越愛。

何謂「真‧香港人」?河國榮認真道:

不需要黃皮膚黑眼睛,關心香港,喜歡香港,真心願意為香港付出的就是真‧香港人。

他認為,這個地方的之所以還有希望,關鍵在於年輕一代。

(程志遠攝)

我不是一夜成名

1987年5月31日,熱愛張國榮的河國榮買了一張單程機票,一心來港追隨歌唱夢。這個或許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不過,原來過去10年,河國榮幾度想放棄歌唱夢。

我很多年都想唱歌,但不停遇到障礙,甚至有一段時間對音樂好反感,因為一聽到音樂,尤其是好的音樂,會嬲,因為我努力了那麼多年,但不知道是我的身體、世界還是命運,都好像不想我唱歌。

河國榮坦言,過去幾年活得很辛苦,也沒聽什麼歌。

演藝事業,他曾經把自己的照片履歷寄到模特兒公司、電影公司,但仍擺脫不了在無線做「甘草演員」的角色。

後來《100毛》救了他一命。

本身打算放棄,但世界好像叫我要唱返歌,當時覺得一生人只有一次,好快就應承了。

河國榮說他過去的生命就像過山車般,有高低起伏,經歷過無數次失望、憔悴。

他不是一夜成名,今天在台上看到的是他28年來努力的成果。

(程志遠攝)

香港地風雨飄搖

從河國榮的歌唱夢裡看香港地亦如是。正如普通香港人一樣,他也一直在思考香港問題和前路:

香港過去十年有錢佬太多錢,你以為有競爭,其實只是假競爭。例如香港好像有很多間超級市場,但其實都是同一個老闆,市場並不是那麼公平。

他認為,香港食物越來越貴,質素卻越來越低。

在百物騰貴年代,小市民要生存何其困難。

河國榮在《分獎典禮》唱出一句「經過幾多風暴啲樓價仍然屹立不倒」,其實亦唱出他的心聲。

最嚴重是樓價太高,很多人都是負資產。你看過去十年財務公司廣告這麼多,就知道社會狀況差了,很多人需要借錢。

幾年以來,河國榮坦言自己收入不多,主要靠儲蓄過活。現時租住西貢村屋,過去15年就搬了幾次家。

15年前村屋100多萬一層,現在買一棟要1700萬至2000萬,600多萬一層。

搵食艱難,約一年多前他試過和太太在網上賣首飾,但因找不到市場,最後以失敗告終。

近月李波「被自首」事件引起全城關注香港一國兩制是否被衝擊,河國榮坦言自己「真的沒什麼力,也沒什麼可以做」。

對於自己熱愛的廣東話,他同樣表達擔心之情,認為廣東話消失危機很大:

有些人想全部人都講同一種語言...部份政府官對香港無心,愛自己多過愛香港。

香港地為時未晚

香港風雲變色,問到有沒有一刻後悔過來香港,他卻堅定不移的說:

我有選擇,但我不想離開香港。我從第一天來香港,就沒有一刻想過離開。我越來越喜歡這個地方。

香港有什麼獨特?他就說這是一種緣份,無法解釋。若硬要解釋,可能是香港有太多好人。

不過,河國榮認為香港其實「為時未晚」:

年輕一代是我們的希望,他們可以創新,發明其他方式,認清問題然後去解決它。

毛記電視一班年輕人讓他再次看到我城的希望:

個班廢青,好有創意,好叻,好有心。何韻詩演唱會、「毛記電視」的歌詞,是天時地利人和…這個氣氛不是那麼容易做到,譚詠麟都做不到。

他認為,香港不需要免費電視,因為網上世界已經足以改變生態。相反,傳統電視台只會越來越難生存。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程志遠攝)

50歲而知天命,河國榮今年50歲,在訪問中好幾次笑說自己老了,拍照時又問記者拍出來會不會顯老。雖謂「香港出路在年輕一代」,但訪問間記者發現這個「真‧香港仔」仍然經常為香港發夢。他笑言:

我有想過如果有天中六合彩,可以拿錢給美國一間我很欣賞的語言公司,叫它設計一個廣東話課程,保留廣東話傳統。

28年後唱歌夢仍存心中,他對記者說:

我終於想通了!未來會在唱歌的事上有更多搞作,有些新概念,其他人沒想過。

訪問近尾聲,河國榮說他一會兒要到街市買菜,或許正如很多「同愛這片土地」的香港普通市民一樣,生命是一場不止息的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