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們聽不太懂廣東話,教授您能說普通話嗎?

City 19:20 2016/02/02

分享:

相片來源:iStock

中大同學們,我們星火今天想給你說一個你的故事。你由小到大住在公屋,高中辛辛苦苦補了三年習,DSE才剛好考到入中大。你想體驗一下住宿的滋味,正當你想入紙的時候,才發覺如何計算都不夠宿分,入不了宿。

你望著你旁邊的NDS,自動必宿,心裡惟有祝福他入宿快樂。你走入lecture hall,放下你那部沒有中大優惠計劃既Macbook,正想專心上堂的時候,你聽到一句字正腔圓的京腔普通話:

對不起,我們聽不太懂廣東話,教授您能說普通話嗎?

於是,本來一個寫著「教學語言:廣東話及英文」的Course就變了普通話Course了。

你走出lecture hall,買了一罐咖啡,喝著喝著,竟然走到烽火台。你正想把空空的咖啡罐掉進一旁的回收箱,你卻看到回收箱上公公整整地寫著「铝罐」。

講普通話,寫簡體字,這還是你的中大嗎?

讀了四年,向政府借了將近十七萬的學費,今年你即將畢業了。你去大公司見工,manager問:

We expect native mandarin.

你默然。見大公司剛剛失敗,但又想賺點生活費,你想隨便找間門店先做著sales。

你識唔識普通話呀?

一樣的問題,一樣地默然。在M記草草吃了個23蚊餐後,你約了你中文系的老友出來,通宵飲酒吹水解愁。

見工,見左兩次,一間大一間細,普通話太普通,冇得做。

咁有得in都幾好呀。我想做中文老師,但冇考到個普通話試,in都冇得in呀。普教中呀嘛。


天光,你猛地從酒醉中扎醒,原來已經八點。你洗一洗臉,你省起你尚有三個assignment未完成。你乘上「黨鐵」,與各種拖喼、奶粉、紙箱逼在一起,急急趕回大學。

電話忽爾響了。

喂,媽?

仔,點解琴晚又唔返嚟呀?我地煲左湯呀,你又唔返嚟飲。阿爸佢話擔心你呀,你呢排係唔係好多野做呀?再忙都要食飯嫁,今晚早啲返黎食飯,好嗎?


你中大啲野又難食,出街其他野又冇營養,食得多冇益呀。仲有呀,你係唔係想分開申請公屋呀,阿姨婆話佢有方法可以快啲排到喎……

「媽……」你答不了話。你看著車窗外開始朦朧的街景,開始流下淚來。建設民主中國?出席六四集會?為新移民爭取綜援、公屋?

你愈想愈無奈--這就是代表我的學生會嗎?當在你的校園內漸漸連自己熟悉的正體字也看不見,自己說慣的廣東話也聽不見時;走出山城,工作、資源卻又被愈來愈多的新移民分薄時,應該代表你的學生會到底在做些甚麼?

你嘗試想你的學生會到底為你做過甚麼--Schedule Book。

除了Schedule Book,你就再也記不起甚麼了。下了車,走過民主女神像,你停在校巴站前,留意到一條掛在嶺南場上的Banner。學生會原來又選舉了。

你驚訝地看到,除了1號、還有2號--有選擇了,今屆終於有選擇了。到底應該繼續平平穩穩少變少錯?還是應該大膽一試改朝換代?

你知道,你手上的一票,至關重要。改變中大、改變香港,就由改變學生會開始。

我們是第四十六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2號候選內閣「星火」。星星之火,燎遍山城。

原文刊於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2號候選內閣「星火」Facebook,TOPick 經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