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唯一女國際足球球證 香港人勁揪「唔好失禮香港」

文章 18:58 2016/03/18

分享:

有人說,球證是球場上的黑衣判官,揮一揮手便掌握著比賽的生死;他亦是球場上毫不起眼的運動健將:一場90分鐘的賽事,足球員平均跑12至15公里,球證至少跑10公里。在雙方球員激烈互鬥的爭戰中,或許你曾看見一位眼神堅定、樣貌標致的女子,吹著哨子,剎那間判斷球有否出界。

今年31歲的羅碧芝Gigi,是現時香港國際足球唯一的女球證。她把10年的青春,毫無保留地奉獻給這7140平方米的足球場。

Gigi說,當球證是她人生的首要任務,更說過為足球「寧願放棄結婚生子」。直到10年後的今天,她的信念仍然未曾改變。

每個人目標不同,暫時都好focus在足球,我已經做了十年裁判,目標一直都好清晰,無改變過。

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與球場的約定

確實,當大部份女性朋友都結婚生子、忙著湊仔時,她卻這樣說:

我自己不似其他女仔咁需要行街、睇戲、食飯。如果你問我,一星期我沒有賽事做,反而覺得星期六日好悶好不自然。

然而,成為國際女球證之路一點也不容易:Gigi需先完成一系列筆試、2000米的體能測試,然後就是每年2次的體能測試。從三等球證到一等球證,再經歷一大輪考試及選拔,終在2013年成為國際球證。Gigi坦言,體能測試淘汰了不少女性加入足球裁判員的行列。

人生沒有很多個十年。如此忙碌辛苦的生活,Gigi又有沒有嚮往正常女生的生活?但她語氣堅定地說:「從來無後悔過」,最重要是懂得享受。

做球證好辛苦日曬雨淋,被人罵、錢又不多,但要從中搵到樂趣。自己喜歡的事情就不會覺得悶。

她更說:

如果你問我會不會有一日不做,那當然會,但我會希望是體力不得,實力真的遙不可及的時候才會放棄。

她形容,球場就是她的朋友,每逢週末「就好似有個地方約左我」。一份對球場的熱愛,配上Gigi堅定的性格,成就這個球證夢。

然而,小妮子把汗水揮灑在球場上,卻不等於名利雙收。原來擔任一場本地賽事的球證,只有100至200元收入。事實上,Gigi的正職是一名小學老師,任教數學及體育,生活節奏急促。平日要教學生,週末則為大小賽事執法,有時間更會帶新入行的女生一起練跑。她為了保持體能,更要常常健身,現在定期也會到亞洲足協受訓。

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香港人勁揪

作為香港現在唯一的國際足球女裁判,這個「唯一」會不會令Gigi感到壓力?她就說:

人哋唔記得你名,但記得你喺來自香港

因此,她在國際賽事執法時,會記掛香港的名字,指「唔好失禮香港」。 面對亞洲其他精英裁判,她表示會把質疑變成自己前進的動力,希望把體能練得更足,緊貼精英的水平。

身為一名女性的球證,她說備受最多質疑是執證首幾年,因為這往往視乎兩隊球隊對裁判員的信任。幸好,球場是英雄地,「球場事,球場了」,平常球證經過時球員都會打招呼,即使賽事時再如何火大、一時衝動,完場之後都會道歉解釋,大家也不會記在心上。

下一個十年

相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即使困難很多,但Gigi仍然支持女性加入足球裁判員的行列,說學生投身作兼職賺錢也好。她說,現在香港的男性足球裁判員約230名,女性的足球裁判員則只有6名,但已是近年最多女性球證的時間。她建議有心想接觸足球的女生,在體能測試上要循序漸進,不能一步登天,先練好耐力心肺。

那麼下一個十年又會是怎樣?原來Gigi早已計劃好了。現時已考入亞洲足協,成為精英裁判團隊一員的她,打算3月到馬來西亞的亞洲足協進修。她神色堅定的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執法世界盃,或是亞洲足球賽的高級賽事。

(我)在一個慢慢起步的階段,不錯但都要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