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最後兒童故事人:只有一位孩子看已覺「有賺」

親子 17:15 2016/03/04

分享:

亞視快要「熄機」──你曾看過哪些節目?是否仍停留「我和殭屍」的年代?其實,直至今日,當大台早已緊縮兒童節目製作,亞視仍有自家製作的兒童節目《我們這一班》,有兒歌環節,連唐韋琪都會上節目做嘉賓。更有說書人,CanCanMa 為小觀眾介紹圖畫書,講故事。

不過,有幾位豆丁放學後有閒暇,坐下看電視?

Candice 與另一位主持人楊正軍合照,楊是去年加入節目,留守至新年前拖糧前一刻。(受訪者提供)

無酬也開心

伍少寶(Candice)用故事媽媽身份,自首播(2014年9月)已擔任嘉賓主持,由揀故事、撰稿、演繹全由她一人包辦──曾當記者、電視台編劇,現時主力照顧 6 歲女兒憧憧。

對這份連車馬費也沒有的工作,她甘之如飴:「我無嘢輸,當無人睇便無包袱……」她早於 2 月 7 日拍完最後錄影,若亞視今日「熄燈」,她尚未播出的片段亦將消失……

就算亞視一直拖糧,一班製作人員未有因此敷衍了事,仍維持專業質素。(受訪者提供)

Candice 是藉着其老師,全職故事人人仔叔叔的關係,重逐當編劇的夢:「我這個年齡還有機會,哪怕無人睇、無酬勞?自寓更重要!」

亞視一直拖欠員工薪酬,難免令人生怨氣:

留下來都是有心人,像一位很有理想的年輕編劇,常替我執稿和對稿。直到今年初,製作隊的人一次比一次少。最近一次錄影,當日無燈光師,廠內烏燈黑火,有種末代感覺。但場務、導演仍好盡責,有幾次我覺得講得不好要求重拍,他們都很有耐性,無求其了事。

化粧師亦如常替她仔細化粧:

對方跟我說,把嘉賓化靚靚是責任。來到最灰的時候,還有人對公司、自己盡忠職守,他們真的感動香港。

無框空間大

明知是零收視,Candice 覺得只有一位孩子看已覺「有賺」。有朋友兩歲孩子,「早上看電視看到重播,說孩子很有興趣去聽……」

大眾傳媒就是有其力量,難以計算。去年有內地的親戚,cap 了在餐廳看到我講故事的畫面,那一刻,覺得可以遠至內地,不知哪個地方,都有人看到,令我繼續努力做。

已錄製半百集故事,因大部分都是台、日、外國故事,她用廣東話表達,令孩子更易明白,聽來更生動。

由揀故事、撰稿、演繹全由Candice一人包辦,令她有很大滿足感。

她感激編導李衡碩給予她創作自由,像她揀的故事會對應當下社會狀況,甚至宗教故事。「細台自有他的好處。」在雨傘運動期間,講了經典的《快樂王子》,她在鏡頭前忍不住哽咽:

你看到社會的現況,身為表達信息的人,是不能做虛假的傳遞。我是媽媽,對自己女兒,以及對其他孩子講故事,心態也是一樣……快樂王子見到社會很多不公情況,會把自己僅有的貢獻出來,這對社會有很大意義:我不是革命分子,不過,想起自己的下一代,甚至幾代,可以怎樣?

物色故事過程,好些題材也是她從前少有觸及,像死亡,每次的故事都是先自己感動,再構思如何演繹:「花了很多時間去思考如何自說自話……開始時,我是無膽睇自己的錄影!」就算是大人,聽她演繹也有種自在的感覺。

Candice 從繪本中質與女兒共同成長。(羅惠儀攝)

下一步,她打算創作兒童故事,期望女兒長大後見到媽媽的作品──她在亞視的節目早已錄影完畢,直至這刻也不知何時停播,不過,「說書人小天地」卻可在網絡無限復活,有興趣可瀏覽她的網頁 (fb 搜尋:Ungoogoo 故事館)

撰文 : 羅惠儀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