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醫學院女生跳樓亡 Dr. Ray:人生不只考試和成績

社會 17:49 2016/03/06

分享:

經濟日報資料圖片

一名中文大學醫學院三年級女生日前被發現在粉嶺寓所跳樓身亡,警方在現場無撿獲遺書,但相信她不堪考試壓力尋死。

伊利沙伯醫院急症科醫生梁子恒在社交網站「Dr. Ray 的急症室迎送生涯」分享一篇題為《給醫科學弟學妹的一篇日記--寫於Year 1 MB之前》的文章,文章節錄自他2007年4月26日至5月11日期間的日記,內容分享他當日讀醫時亦曾有過挫敗、壓力,有過「新環境適應期」,包括升中一及中六時也有過,當時因為成績,自信心低落,曾「怪責自己無能、說自己是垃圾」。

後來明白不應自我封閉,「和朋友們傾訴一番後,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好像輕鬆了一點,人也快樂了一點」,他最後寄語:

人生,其實也不只是讀書、考試、和成績的。

「Dr. Ray 的急症室迎送生涯」網站全文如下:

《給醫科學弟學妹的一篇日記--寫於Year 1 MB之前》

隨著專業試的日子愈來愈近,大家的腎上腺素也愈來愈高了。每天也是過著七.十一的生活,七時許便起來,除了吃飯、洗澡和間中敲敲電腦的鍵盤外,便是無止境溫習,直到十一時多回到宿舍,才得到真正的休息。

日復一日的埋頭苦幹,偶爾抬起頭來環顧四周,赫見身邊的同學無一發獃或是打瞌睡,自己也不好意思「休息」,馬上「龜縮」繼續溫習……

回想去年這個時候,我還不是很用功的溫習嗎?去年今日,是高考化學的日子。當時的我,在4月初經過生物的挫敗後,抱著豁出去的心情說:「為了不讓自己後悔,就轟轟烈烈一次啦!」

想必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我不會知道,明年今日,我要「轟轟烈烈」第二次,否則我就真的會後悔……
去年的我,或多或少也會想過:「要是我考了進醫科,雖說要過比現在更忙的生活,不是更好嗎?」今天,我就是過著如此忙碌的醫科生活,然而,它不正正就是我夢寐以求想要的嗎?

現在,我學醫三百天,反而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到底,我在怕甚麼呢?難道以前考試時我不怕肥佬嗎?
但為甚麼當時反而不怕,但現在怕呢?是現在的我比從是的我把得和失看得太重嗎?還是,這是我在不斷的和其他同學在挫敗比較,想要勝過他們,所以給予自己額外的壓力嗎?我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就是我正在渡過一個新環境適應期。
初上中學──中一時,有過。初上預科──中六時,也有過。當時因為成績,使得我的自信心低落。那時我不斷的怪責自己無能、說自己是垃圾、為甚麼人家做到自己做不到等。不知道是否有關連,我每每也會在這種時候,遇上人際關係的問題,使問題變得更為複雜。

那種自怨自艾的感覺,和現在的也差不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無可否認是每位父母的最大願望。誰不想自己的子女以知識改變命運,誰不想自己的子女過著幸福的生活?這個世代的青少年,好像愈來愈缺乏關愛似的。

父母亦經常為口奔馳,只能在成績表上對子女略窺一二。

即使父母拿著那著滿江紅的成績表,沒有說些甚麼,我也會覺得自己愧對他們。的而且確,沒有壓力,人就沒有動力;但太大壓力,人只會失去動力。某位朋友的弟弟也是念醫科一年級的。她對我說,弟弟每天回到家,就是把自己關在房裡頭,埋首苦幹,常常覺得家人不了解他,又覺得他們根本幫助不了他。

她說,這根本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只顧讀書,缺乏時間和家人溝通,我們自然不了解你,而你又認為我們幫不了你,覺得只有自己一個人面對著困難,最後又是因為壓力太大而使成績差,繼而是花更多的時間讀書,更少的時間和我們聊天。

我之前也給過自己很大的壓力。這是因為我有著白羊座好勝的性格,很喜歡和人比較,使得自己很辛苦。和朋友們傾訴一番後,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好像輕鬆了一點,人也快樂了一點。人生,其實也不只是讀書、考試、和成績的。

(節錄自2007年4月26日至5月11日期間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