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C朗一家是香港人

親子 17:03 2016/03/10

分享:

相片來源:作者Facebook

那天,小丙朗問爸爸:「我想成為守門員,這可以嗎爸爸?」然後丙朗驚訝回應一句:「守門員?你說笑嗎?」說笑的原因,是因為他希望孩子成為一位出色得射手,而不是一位被射的守門員。

但假如,丙朗一家生活於香港,也許他卻不是這樣想..........

小朗:「爸爸,我想成為守門員,這可以嗎?」

他爸阿朗沉默一會,然後爽快回答:「得!」但額外多加一句:

但你要做晒功課、溫晒書先。

小朗說:「我啱啱做晒喇。」阿朗問:「咁你備咗課未呀?聽日冇默書咩?」小朗說:「冇呀,今日默咗喇。」

阿朗又問:「咁你啲補充練習做咗未呀?乘數表呢?你背一次我聽。」小朗苦着臉:「哎又背,尋日已經背完喇......」阿朗用一貫語氣反問:「咁你尋日食咗飯,今日食唔食?」

小朗沒說任何話,只扁著咀。

阿朗說:

嗱,你背完之後,再做多英文一課補充練習。老師話你英文成績差咗呀,你再係咁落去,下年升唔到A 班㗎喇,人哋小斯呀,年年英文考第一,係咪想佢拋甩你?

小朗開始眼有淚光,因為他今天已經做了一整課,而且還上了結他班,手指頭也起了枕,痛得很,加上已經九時了,小朗開始眼瞓。

小朗苦著道:「不如明天先喇......我想瞓教呀......」阿朗聽罷,立刻喝罵:「唔得!你要做多啲先至會進步,係咪唔聽話想打PatPat?」小朗已經忍不住哭出來:「我手指好痛呀......」

阿朗看過小朗那雙起了枕的手,他看著泣不成聲的小朗,其實心痛不已,他何嘗不想讓小朗睡覺?可是時勢不得不讓他多做一點,小朗的成績已經落後於他人,他不希望小朗會成為眾人眼裡的失敗者,有誰不望子成龍?

阿朗:「小朗乖,爸爸都係為你好,嚟,爸爸同你一齊做。」小朗哭著:「我...想瞓教......」阿朗再一次心痛:「乖,小朗.......」

那刻的小朗,只默默凝望著遠方觸不到的足球.......

當你以為我寫得很離地的時候,其實在香港確實有這樣的一群人,那些孩子只能跟隨著父母的命令,沒有玩樂時間,也不能有個人夢想,永無止境地受香港的教育制度擺佈著,使他們年紀輕輕便要背負著比書包更重的壓力。

試問,他們又會快樂嗎?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只是有些人卻不知。

原文載於Jencfu facebook專頁「足球說故事」,文章獲授權轉載。標題經TOPick修改,原題為〈假如丙朗一家是香港人〉。

撰文 : Jencfu 網絡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