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藹霖:7 歲的邊緣回望

親子 16:32 2016/03/10

分享:

令人痛心疾首的噩耗接踵而來!從去年 9 月至今,這個學年共有 19 名學生自殺,結束了短暫的人生。我們這個號稱繁榮安定的都巿,明顯已響起了警號。為甚麼初生之犢會生無可戀,畏懼前路?本人也曾有深刻的體驗,讓我多了解選擇走上絕路的孩子,是基於一種甚麼的心理狀態。

那天我拿着剛派了的成績表,上面乍現一片紅海,心裏不知多麼的難受。數一數,共有 7 科不合格,回家被媽媽發現,我必定會遭罵得很慘烈。你以為我不想吐氣揚眉考獲優異成績嗎?上堂時老師說的星球語,我一句也聽不懂,派回家的功課又艱深難明,媽媽只管命令我勤力溫習,我卻不知該從何開始,我真是個大笨蛋。

當年,我渾渾噩噩,不懂得是因為家貧沒有安排我讀幼稚園的關係,所以,小學程度追不上。也許情況跟不少新移民學童是如出一轍吧,老師的星球語聽不懂,成績不會好,卻要長期孭着黑鑊。

那年我7歲,深感一文不值,決定繞過家門而不入,悄悄走上大廈天台去來個了斷……意識模糊之間,我發現自己噙着淚黯然回到家,也許是天使姐姐救了我吧,不過從此我就有畏高症。

那個晚上,我隱約聽到爸爸在房裏跟媽媽說:

唔好迫啲細路呀,俾啲空間佢哋自由發揮啦!

撰文 : 鄧藹霖 作家

欄名 : 會笑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