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的「本土音樂」

City 17:27 2016/03/17

分享:

相片来源:Roger Chung Facebook

一月份舉辦的「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大受歡迎,一票難求,取得空前成功。剛宣佈退役的前商台副主席俞琤更出席典禮上台橕場,場面之大彷彿標誌著朝代的更替,是傳統媒體與新媒體的交接。

「毛記分獎禮」當然不是一個傳統的主流樂壇成績表,而是一個具有玩味性質的頒獎禮,得獎的歌曲都是一些把知名流行曲改詞的二次創作,得獎的歌手更有很多根本不會在主流傳媒露面。話雖如此,對於很多不再關注所謂主流樂壇的港人,這些既勾起集體回憶亦反映時弊的歌曲才是他們的主流,何國榮、小劉華、方健儀、東方昇、盤菜瑩子才是他們的明星!

說到被「毛記」二次創作而煥發新生的歌曲,就不得不提近幾年香港音樂界的新命題:「本土音樂」。很多人都會問:

本土音樂?香港一向都有啦,許冠傑、羅文、顧嘉煇那些不是嗎?

的確,這些音樂人的歌曲有很多被視為本土作品的傑出代表,但記憶中,我們以前都會稱呼這些歌曲為「本地流行曲」。「本地」與「本土」在字面上原本區別不大,「本土」一詞也是早已有之,但如果將詞彙放入其被使用的社會背景來看,今日人們所談論的「本土」卻有著另一番意涵。

「本土音樂」這個稱呼廣泛地被強調大概始於2014年,其背景是日趨激烈的中港矛盾。香港社會近年在政治、法律、民生等各層面皆感受到自由與權益喪失的威脅,這一共同的危機也讓七十年代已經產生的本土意識獲得再思與新生。在這樣的背景下,今日人們所強調的「本土音樂」,便在昨日的「本地」音樂的基礎上,多了政治性和社會性的內涵。

舉例來說,周博賢創作的《雞蛋與羔羊》,我與兄創作的《時代的顛覆者》,My Little Airport的《今夜到干諾道中一起瞓》,林夕和Pan的《撐起雨傘》以及改編自音樂劇《Les Misérables》的社運歌曲《問誰未發聲》,均可謂近年「本土音樂」的標誌性曲目。

這些歌曲大多有描述香港社會狀況,呼喚身份認同,思考未來路向的成分。有些冷嘲熱諷、嬉笑怒罵,有些提出尖銳的問題,有些則明刀明槍針砭時弊。從這一角度來說,文首提到的毛記電視的一眾二次創作歌曲,可謂是一種對舊歌的「本土化」與「時代化」。

當然,「本土音樂」的內涵並不僅限於關注社會、政治議題。描畫本土的生存空間,追思與連結歷史文化,抒發對香港的情懷,見證香港的世情……這些元素也是「本土音樂」的重要特點。所以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鐵塔凌雲》、《半斤八兩》、《獅子山下》以及八九十年代Beyond樂隊的許多歌曲,都是「本土音樂」的典範之作。

又例如由潘源良填詞的《十個救火的少年》以及當年以中英談判為創作背景的《說不出的未來》都是很好的例子。

誰話過賽馬不禁跳舞自由,曾話過這裏不變我會逗留

來到廿多年後的今天,聽來卻更覺深刻、貼切。這些舊作可說超越了本身出版的年代,被新的年代賦予了新的解讀,產生了跨時空的本土共鳴。

總括來說,「本土音樂」這個新的概念代表了香港人在歌曲中所尋求的「味」和所寄託的「情」有了微妙的變化。如果說七八十年代人們寄情於「本地」音樂的,更多是如《獅子山下》所唱出的一種伴隨社會經濟發展的共同生活經驗,那麼經歷了政權交接後主體意識被一再淡化的時期,今日的香港人則更渴望在音樂中重新找回自己,反思自己,進而重塑自己。

因此今日的「本土音樂」在Made in Hong Kong的基礎上,就多了一層Made for Hong Kong的解讀。

2014年雖說是「本土音樂」概念興起的分水嶺,但其萌芽早於大概十年前便開始醞釀。當時K歌潮流漸退,而網上的惡搞remix創作與另類組合的崛起(如LMF的饒舌搖滾與My Little Airport的Twee Pop歌曲),則以有別於主流音樂的風格,大膽且「不離地」的歌詞牢牢抓住了一眾年輕聽眾的耳朵,為「本土音樂」的崛起建立了穩固的基礎。

加上保育、建設、民主進程、經濟轉型、貧富不均等各種社會議題日益浮上水面,激蕩著人們的情緒與思維,也使得「本土意識」及其相關文化的崛起成為大勢所趨。

很多人認為本土音樂市場不夠大,北上才是出路。然而當越來越多香港歌手放棄本土市場,主力北上參加五花八門的歌唱比賽,卻越是顯出這是一條「食老本」的死路。在新興媒體不斷取代傳統媒體成為人們獲取、傳播資訊主要渠道的今天,在香港人本土意識再興的今天,反觀「毛記分獎禮」卻給大家一個很大的啟示——「本土音樂」不僅不是一條絕路,更可能是一條值得探索的新路向。

在「本土音樂」的崛起中,我看見一種敢於求變、堅不離地、心繫香港的精神,這種精神也正是當下每一個香港人建構新的主體身份,尋找新的未來出路所需要的。不怕輸,才可以找到新路向,願你我都能做到。

原文刊於"Before and After" 雜誌Vol. 11 (Q1 2016 issue)及鍾氏兄弟 Facebook,TOPick獲授權轉載,原題為『何謂「本土音樂」? 』

撰文 : 鍾一諾 @ 鍾氏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