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續談伊藤潤二的恐怖日常

休閒消費 17:26 2016/04/12

分享:

攝於上年底至本年初在台北舉行的伊藤潤二恐怖美學體驗大展,雕塑及畫作源於伊藤潤二作品《富江》。(攝影:李秀嫻)

上期專欄寫到我喜歡的漫畫家是伊藤潤二,結果不少讀者都來信,跟我聊起有關伊藤潤二的話題,今期繼續,以滿足讀者及筆者的興趣。

伊藤潤二的漫畫世界裏,瀰漫着一種能穿透漫畫格的黑色灰暗,他作品恐怖之處,非所畫的東西多恐怖,若只是畫得恐怖,這種恐怖不具穿透力,他能引起讀者恐怖的共鳴,源於他每個故事的起初都是我們的日常,可以是忽然發生的怪新聞,可以是一對情侶在某城鎮亂逛,可以是位處一間大宅裏,總之,他故事的布局,往往都是由我們的日常開始。

記得有一個故事,是主角遭家裏的親人偷窺,窺甚麼?不知道,那是一種來自日常的怪異,家裏的所有成員,忽然陸續偷窺主角,就算給主角當面捉拿,也死不承認,而父母也會以父母的身份,嚴斥主角想多了,但明明父母也有不斷地偷窺她,牆上因偷窺而成的洞實在太多了,結果主角受不了,離家出走,找住在城外的姨姨。

伊藤潤二作品《無街之城市》暗諷私隱度這回事。(互聯網照片)

雖說在城外,但也是鐵路能到達的地方,可是那地方卻遭無故的封閉了,怎封閉?那城鎮近乎所有街道都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間又一間混亂搭建而成的房子,充斥在城鎮本來的街道上,主角要找姨姨,必須先進一間又一間的房子,也即是他人的家,從而到達要到的地方,期間,主角看見這城鎮裏的人,紛紛帶着面具,原來他們認為戴着面具,是守護他們私隱的最後防綫。

這故事連寫出來也難令人理解,但伊藤潤二就是有說故事的能力,而且用忽然怪異的日常,帶出不同的信息,這故事叫《無街之城市》,正是暗諷私隱度這回事,篇幅有限,還是先請讀者朋友有機會看一次,你會發現漫畫不兒戲。閱讀任何作品,只要能帶你進入故事,都是好作品。

鄺俊宇身兼區議員、作家、社工多重身份。(照片由作者提供)

撰文 : 鄺俊宇 區議員/作家/社工

欄名 : 閱宇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