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種人最有影響力兼人見人愛?

休閒消費 11:16 2016/04/27

分享:

現代人決定買唔買嘢已很少基於「電視廣告上睇到」或「某明星都(話)用」,反而受同儕、友人或網友推介的影響更大。這個 P2P 時代意味着傳統權威 —— 包括政府、企業、明星/公眾人物和傳統傳媒,已失去以前絕對權威性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即這些傳統權威一味說自己(或擁護的對象)好,未算好;要得到平民如你我認受,才是大眾心目中的好。

權力轉,平民成 KOL

這一切「權力轉移」,皆因網絡興起。數碼營銷公司 Fimmick 提出,只要在社交媒體擁有足夠「VAS」— 影響力(Viral power)、活躍度(Activeness)和觀點意見(Sentiment),平民都可成為「KOL」(Key Opinion Leader)— 關鍵意見領袖。

換句話說,在這世代,「權威」跟「影響力」已正式脫鈎,兩者再無必然關係。專研人類行為科學的英國學者指,現世代的人最願意被以下兩類人的意見影響。

堅離地,難有認同

第一種是「someone like me」——跟我們差不多的「凡人」。對於高高在上、與平常生活太大距離的政商影視人物,已被公眾視為「離地」太遠,難生認同感。反而人物愈像你我他,公眾更願意接近。

這亦解釋到為何坤哥(吳業坤)或《100 毛》的戀愛專家 Dickson 極受某一群人喜愛,因我們身邊都總有一個如他們的鄰家人物喺左近。現在的我們,更願意相信跟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掙扎生活有愁煩的「凡人」。

英國一健康關注組織,明白 P2P 的威力,去年着手培訓與大眾經常接觸者,包括髮型師、侍應、消防、郵差等,裝備他們的健康知識,好讓隨時跟客人傳達健康信息。這點子確具創意兼奏效,把本來只依賴4萬醫護人員向公眾發放健康資訊的人力資源,瞬間擴大至1,500萬!

津巴布韋愛滋病日趨嚴重,當地亦用此法大量培訓髮型師,讓他們邊替客人理髮,邊閒話家常地講解使用避孕套如何減低愛滋病傳染,結果效果驚人:六年內,避孕套銷量增至三十億個,愛滋病人口由兩成四跌至少於一成四!

犯眾憎,權威都假

第二種最易影響我們的是:「someone I like」—— 我喜歡的人。政商領袖乃帶領者,未必下下能以「鄰家凡人」示眾,但至少行出來勿讓人反感或「眼冤」,否則,講乜做乜亦欠缺影響力和說服力。

倘予人感覺既離地又「人見人不愛」(即非 someone Iike me,更不是 someone I like),是否不能做政商領袖?公關又能否幫到手?得視乎對方有幾放「公眾」在眼內。以往不少例子顯示,若當事人本來是有心做事、只欠正確溝通方法的話,仍可逐步化腐朽為神奇;但若當事人根本不屑「要與公眾建立關係」,那莫講公關,關公也難救。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