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利冰室老闆:找到樂趣才有動力做下去

休閒 17:19 2016/06/03

分享:

樂意扒房、金雀餐廳等老字號逐一結業,租金二字仿如無情的魔咒,老牌餐廳命運又如何走下去?走入筲箕灣道,電車兩旁盡是久經滄桑的建築,悄然躲在舊樓懷抱裏的百利冰室卻依舊門庭若市。

看過門前褪色的招牌,及灑滿砂糖而閃礫不定的沙翁後,走入百利冰室,食客多是附近的街坊:退休長者、家庭主婦、忙裏偷閒的上班族......

年屆60歲的老闆韓文波的聲線略帶沙啞,他一邊跟記者侃侃而談,雙眼甚少在記者身上停留,仍「一眼關七」地留意餐廳內大小事情。說到中途,先離開座位,處理一下食客下單問題才回來。

坦白說一句,(舖位)租給別人可以乾手淨腳每月等收租不用煩,但問題是整幫伙計中,有一些好伙計幫了你這麼久,那如何辦?叫他們去別處工作?

曾開分店4個月即結業

數年前,有52年歷史的百利冰室在上環開設第一間分店,除了懷舊裝潢擺設,其奶茶、沙翁及蝦多士亦是賣點。但不敵貴租加上人手不足,只做了4個月便結業,幾乎全虧。

被問到會否再發展,韓老闆卻揮一揮手:

不想做,想退休。

百利冰室的總店自置舖位,沒有租金壓力。住在太古城的韓文波育有一子一女,兒子更在屋宇署當建築師,已可頣養天年,為甚麼即使想退休還要做下去?

我們這裏有很多伙計是單親家庭。

門外仍貼着招聘告示的百利冰室,伙計時薪約50元,部份伙計一年更有16個月薪水,待遇比不少餐廳好得多。

程志遠攝

店內約20名員工,部份做了1年或以上,「最長也有30年,其餘再長的也不在了」。

炸沙翁的伙計已八十歲了,有時炸得不好,就由他罷了。

除了伙計,其實還有一個做下去的原因。

有個招牌做了這麼久,數十年突然間沒有好像很可惜,因為這是我父親交給我的,我當然想它一直流傳下去。

繼續轉動的時鐘

1993年,韓文波自父親韓義斗手中接過百利冰室,並搬至同區現址。加上從加拿大回港的妹妹Sandy 幫忙,1964年開設的百利冰室便繼續營運至今五十多年,連裝修也沒有改動過。

我12、13歲便留在冰室幫忙。

程志遠攝

韓文波自中一開始於冰室幫忙送奶茶、在水吧切火腿絲等「下欄」功夫,洗鍋,直至沖茶做麵包西餅,再入廚房煮食等,可謂一間冰室從到腳也做遍了。

以前電車(司機)喝的奶茶,是拿一個牛奶罐頭,開了它,倒茶入去,挽着罐頭在電車喝,那些罐是割口的。

他說,以前不夠人的時候,甚至要晚上在洗鍋,「太子爺即是雜工」。

以前不夠人時,我由早上6時做到晚上11時。

到了今天,他仍叫自己作雜工:「塞坑渠也是我通的」。

恆常不變的常餐

百利冰室最受歡迎的,始終是恆常不變的常餐,一碗濃厚雞湯的火腿通粉,一碟充滿蛋香熱騰騰的炒蛋,似是容易,卻充滿學問。

你自己在家中煎一隻荷包蛋可以煎得很好,但要你煎100隻蛋又可否每隻都煎得那樣好?

他說,關鍵是廚師處理食物的態度。那他又如何評價百利冰室的食物?

我覺得食物不算好好,但這個價錢有這麼的質素,OK啦!

沙翁亦是百利的招牌食物,每天約售100個,韓文波說,要炸得金黃及輕身才好吃,他亦坦言,沙翁要早上剛出爐才好吃,到了下午便放得太久已不好吃。

但提及其他馳名食物如蝦多士,想不到老闆卻半說笑地說:

有甚麼食物介紹?不要搞這樣東西,一搞這樣東西,整死人。

韓文波用手勢描繪着如何煮食,可見他的手指略短,手掌黝黑的皮膚乾裂,指甲也變黃。他形容炒飯勞損令伙計手痛得旁邊要用冰水浸:

連你自己也頂不住,叫伙計怎麼頂?

工作中尋找樂趣

我不是十分喜歡這一行,但要在這行找到樂趣給自己,那才有動力做下去。

現時他把工作化為興趣,他帶記者走冰室上面的單位,那是他添置的工作室,內裏整齊地放着各式各樣的煮食機器,他展示一下自己花了數個月,每日用數小時造的糖花,以及萬聖節做的特色曲奇,當然,這些都是非賣品。

韓文波展示他自己為興趣而造的曲奇。(程志遠攝)

臨別前,他一再強調:

哪有人這樣幸運剛好自己的工作就是自己的興趣?最重要是在工作中找到樂趣及滿足感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