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遙遠 青年先想安居樂業

社會 00:23 2016/05/27

分享:

現於「南洋企業家基金會」擔任香港專員的劉健宇,尚在創業階段,經常到咖啡店工作,利用免費無綫上網服務。(陳偉能攝)

社聯研究發現,副學位畢業生出現「假上流,真基層」現象。現年21歲的劉健宇(Samuel),曾就讀香港大學附屬學院文學副學士課程,但中途輟學。他現時與朋友一同營運國際非政府組織,由於仍在創業階段,每月收入不足1萬元,形容「生活都幾拮据」。

Samuel在學期間,曾於新媒體公司工作,當時的同事同樣只有副學士程度,上司甚至只是中學畢業,故認為學歷不等於一切。

他指,自己曾對大專教育存有不一樣的期望,認為自己文憑試成績不佳,只是因為不能適應「分數工廠」的教育模式,但升上副學士課程後,發現「大專教育亦是另一種分數工廠」,要繼續升學就要有好成績。

他雖然考試成績不佳,但熱愛閱讀課外書,曾計劃升讀中大人類學,後來教授指要成績好才可銜接,令他有感:「讀幾多課外書、對學系幾有興趣都無用,最後都係講成績。」

他指,自己暫未有家庭負擔,尚有時間「走自己想走的路」。至於向上流動,他認為是一件遙遠的事,因大部分港人只想安居樂業,想生活成本便宜一點,向上流動是下一步,如果連「安居樂業」都做不到,遑論為青年提供上流空間。

撰文 : 洪寶瑩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