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不替子女買樓:所有東西要自己爭取【有片】

休閒 17:00 2016/06/13

分享:

(攝影:黃建輝)

林雪在影圈剛好30年,由場務到咖哩啡到爭取一句對白,由小角色到杜sir杜琪峯的班底,將香港各式小人物演得有血有肉,甚至提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近年林雪自組公司,中港兩邊跑,做監製,和新導演合作,更估唔到他積極籌備做導演,原來林雪都有一個電影夢。
 
總結行內心得,他坦言:「做就得架喇,雖然有時得個做字,但做咗先啦。」林雪好謙,話講唔上有甚麼心得可以分享,諗完一陣,他也歸納出幾個一直抱持的做人做事態度。

做咩都唔好計較,冇咩錢都試下囉。我個人停唔到,可能沒安全感,總之有戲就拍;不在拍攝現場,就用個腦去想拍戲的事。工作是支持我去玩,但放假超過一星期又會悶,基本上我的工作和放假好混亂,是一種病態。

林雪努力工作,因家中有兩條化骨龍要養大,作為父母,他堅決讓子女要像他一樣捱,點解?去片。

 

知足常樂

平時很少提及子女的他,原來大女已18歲,本來就快讀大學,但差一分才入到想讀的學校。

「子女有自己的路,細個可以幫她們去諗,但大個,就算你想給意見,她都未必覺合用,總之父母預備了子女升學的錢就可,選擇就是她決定。女兒現在說想出來打一年工,才再繼續升學,因想知道出來社會工作的滋味。我沒所謂,你知道搵食艱難,才會珍惜所擁有。」

時下做人父母甚艱難,連買樓首期都要為子女擔心,林雪坦言絕不會這樣做。

成年之後,沒有事情是應份,所有東西都應自己爭取。我不會苛求你買樓給我,我也不會買給你。

林雪早前跟毛記電視合作,他知頗受網民歡迎,今次接受訪問,正因為想跟子女年紀相若的年青人分享處世之道。


唔好講做戲,就是做人這個角色,首先就要抵得諗。你將幸福指數降低,自然容易滿足,有小小戲份就很開心。我接戲,先唔講角色同幾錢,密食當三番,又有得俾觀眾留下印象。我成世人冇乜錢,但我有家庭,有親人,已經足夠。

 

銀幕上「肥佬」形象深入民心,林雪講健康,自認反面教材,他曾因病而切除膽囊,想過要減肥,最終失敗,點解呢?去片聽他解說。

家道中落來港拼搏

林雪十多歲時由天津來香港,為生計做過工廠、傢俬學徒、果欄搬運,至於後來做場務,並不是因為搵食,他真的愛電影。

電影可以在這一刻帶你離開現實,我想人帶我走,進入虛擬世界。

時光倒流他回到童年時,經常逃學到戲院看電影:

那時在大陸看日本片如高倉健的《追捕》,也看很多蘇聯片,睇完戲就想知電影怎麼拍,但那時我媽想我做畫家。
 

一時間,林雪罕有地感性講從前,他祖父是印尼華僑,船務工程專家,被邀回中國建設,他一家都是知識份子。「阿爺在哈爾濱幫國家設計船隻,家道算不錯,但富不過三代,所以落泊,過去事不想再提;後來到了香港,住黃大仙木屋區。那時我繼續沉迷看電影,去寶聲、珍寶、英華、麗宮等戲院,乜戲都睇。」

18、19歲,不務正業,朋友介紹我做場務,是我做的第一份正經事,做道具、搬搬抬抬,一日9個鐘,人工120蚊。

做演員十多年,他最難忘《暗戰2》坐天台,拍到從此畏高。

演戲壓力好大

他很記得入行第一部戲是《一眉道人》,「80年代香港電影好景,做場務都跑幾組,冬天落水、捉蝙蝠、踩釘……係辛苦,但好好玩。」人家怕空屋有鬼,他話窮仲慘過見鬼,自告奮勇半夜留守;他說:「我不是爭表現,是性格(無所謂),大家見我抵諗乜都肯做,有戲就預我一份。」

在他口中,個個導演都好人,「我拍戲受傷,林正英讓我回家,照出糧,仲計埋OT,那刻好感動,覺得這行有人情味,想繼續做下去。」於是,林雪積極做其他崗位,最後杜琪峯讓他如願轉做演員。

做了演員十多年,林雪指拍戲壓力很大,其中一定要講《暗戰2》。「那場戲要坐在大廈邊緣,平時邊有人坐在48層樓天台,仲要好輕鬆講對白!」拍攝時他完全不敢向下望,而安全措施是一條威也,

我做過場務、威也組,好了解條威也對我完全冇用!感覺似失禁,自此有畏高。這戲拍了7天,雙手就腫了7日。

攝錄:程志遠

撰文 : 方家晴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