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萬個Page 不如行萬里路

職場 12:40 2016/06/18

分享:

黃炳培(又一山人)早前為一群攝影人教書,講到「Click萬個Page,不如行萬里路」,曾有博士生在他傲然地宣布:(本人)已看了全球多少多少個展覽。但講來講去,原來只是按一個Click「看了」。但自信心高漲的他,很快就被黃炳培問到口啞啞。因為他對阿Sir的問題,一條也答不上來:

你知不知道張相(或張畫)幾大?紙質怎樣?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沒有飛去外國看展覽,那為甚麼香港的展覽也只是在網上看,卻不去現場看呢?

對於「現場」,新濠影滙總設計師Gary Goddard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登上巴黎鐵塔之前,看過不下1,000張精采相片,但真實體驗那一刻,覺得甚麼都比不上現場感。

黃炳培說博士生的故事暴露了新一代只是投入(Engage)網絡世界。

他們以為足不出戶就可接觸全世界,但那裏只不過是有大量系統性的資料,橫跨工程、電子、創意任何界別。但資料不等於全部,尤其創意人,不可能單看屏幕就知道件事會係點。你不能匿埋去好奇,必須到現場去好奇。

不夠真心 勤力都無用

也有不少學生對黃炳培說:

阿Sir,阿山人,(好難),我們做不到。

輸在起跑綫的黃炳培,會用20分鐘去講解一個「難」字:

咩叫難做?你難得過我?我細個有讀寫障礙,對讀書誠惶誠恐,不夠分選校,入廣告行時咩都唔識。

他最近去秀茂坪某中學教工作坊,校長好震驚,因為她的學生從未試過坐定定15分鐘以上,今次講了2個多小時,他們仍然專心聽。可能因為黃炳培是一位已經成功上岸的同路人吧。他回顧一生人誠惶誠恐,從來讀書不成,無記性,30多歲人仍會夢見考試沒溫書。唐詩課文永遠唸不到,永遠不知道點解,從來溫不入腦,每次一打開張卷就眼前空白。但40-50年前沒有讀寫障礙症這概念,山人只道自己無記性。做得不好,他繼續做,秘訣是永不放棄自己。他說只有酸葡萄會妒忌別人升職快。

今日在亞洲廣告圈掙到名氣,但其實一路走來並不順暢。唸完中學,黃炳培想讀時裝設計,阿爸一句:不信你在香港可以讀得咩出樣!他只能睇分數做人,進了師範,其間偷時間去理工讀設計,卻被揭發不是在職人士,被踢出校。師範畢業,卻不去捧月薪3,500元的鐵飯碗,而選擇了一份只得2,000元的廣告工,還要誠惶誠恐,不斷打電話向舊同學如李永銓等求救。

係呀,我只讀了一年書,咩都未識,慶幸上天給了我好性格,沒啥比較心,也可能是太過誠惶誠恐,沒有時間去比較。哈哈。

結果這位自詡行路也鍾意耷低頭的怕醜仔,中途出家,卻捧走了好多廣告獎,甚至跨界做起藝術家,近年理大叫他做顧問,震驚全校。創意何來?他笑說,有些創意out of nowhere,像畢加索的畫,像曾灶財的字,史提芬史匹堡的ET電影。

他自爆成功秘訣有三:1. 從不放棄自己,2. 勤力做,3. 真心做。

如果不夠真心,幾勤力都無用。

將創作 加入社會價值

紅白藍x香港精神是黃炳培的簽名式(資料圖片)

黃炳培做過好多叫好叫座的廣告,如地鐵廣告隻狗Bobby,煤氣隻貓,寬頻的劉翔「走在自己前面」,築福香港的愛心粥。他自嘲過往也做過不少浪漫森林城堡類的樓盤廣告,他說做人要敬業樂業,接了就要認真做。但往後如果可以選擇,他不希望再重複,因為有天夢到自己臨終交代後事,總結一生人就是替人賣多了幾多對波鞋,幾多幢樓,他覺得對自己交代不過去,於是創造了第二重身份「又一山人」,嘗試在作品中添加社會價值。例如:

  • 社企設計「紅白藍」:他不甘心只做外形設計,我想同港人多一些對話。他會在袋子上書「哪怕載重」,背囊則寫着「孭得起」。
  • 地產項目「深業上城」:黃炳培研究過深圳人未來5至10年的變化,建議:不如行多步,由內觀價值出發,講上乘生活的和諧。
  • 廣州方所:大家話書店已死,但方所卻改變了廣州人的文化選擇,很多人熱切投入到其閱讀、展覽、論壇、創新項目中。

又一山人與8人後生仔團隊為ifc商場主題短片「Life is Beautiful」花了6-9個月時間。(受訪者提供)

  • 最新廣告作品「Life Is Beautiful」,替ifc打形象,黃炳培坦言希望傳遞更多信息:

社會紛爭,講奢華生活很不合時宜,我希望提醒大家:有好多生活細節我們沒去珍惜,好多人與人關係,親情給你的喜悅,我們何曾用心感受?

廣告中阿仔畫花屋企的牆,給老竇送上第一份生日禮物。這些都是黃炳培想同社會大眾說的話。

 

 

撰文 : 梁穎勤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