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 完?」獲邀參加頂級步操賽操練如「走鬼」

社會新聞 10:26 2016/06/28

分享:

熱愛籃球者,有機會打入NBA,你會輕易放棄嗎?有本港步操樂隊獲邀參加步操樂隊界的NBA、奧斯卡,無場操練下,到籃球場及天橋底練習卻被驅趕,面臨退賽危機。

成立於2010年的本港步操樂團珀珈斯樂團(The Pegasus Vanguard),屬民間組織,為首支獲邀參加DCI的香港樂隊。DCI即國際鼓號聯盟(DrumCorpsInternational) ,可算是步操樂團界的NBA、又或是奧斯卡。

方朗杰是樂隊成員之一,亦是將會出戰DCI的一員。

獲邀參加大家都很興奮,但要考慮的很多,包括每人要給2萬元,還有場地、練習等,決定參加後,即時找人寫歌、排花式。

因為樂隊是自由組隊,隊員來自各行業,亦有學生,每周日便相約出來練習。步操樂隊除了管樂、敲擊樂,更會以劍、槍、旗等輔助工具練習花式 ,既講求音準,亦需大型空間練習不同隊形。

樂隊約有30多人,其中20多人會經常出席,樂隊每月只收基本250元的營運費,主要用作租倉放樂器,每次練習如果不能在倉附近,需要額外給280元租貨van來回運樂器。

樂隊過去曾在多個本地盛事中演出,包括渣打馬拉松。相片來源:受訪樂隊Facebook

夢想無限,但經費有限,六年以來,受政府收地、居民投訴,已多次搬遷到不同地方進行訓練,最近集中在葵興區一個工業村內的籃球場內練習。

樂器有一定聲量,所以想遠離民居,本身在貨倉附近的大連排,不近民居、較少人打籃球,間中遇見南亞裔人士,我們都會即時讓場,但常有康文署人員來查我們有否場紙,即使有,我們的活動性質亦不許可,即籃球場應用作打籃球,不可進行其他活動。

方嘆言,8月初便要遠赴美國參加比賽,即使暫時忽略經費問題,場地亦不易找:

marching band(步操樂隊)是少數人玩的活動,但需要至少半個籃球場大少才夠位練,康文署多叫我們預約室內場,但預約室內場又說我們進行不適當的活動!我們有打算改在studio,先不論價錢問題,場地亦不夠大,又或是形狀不合適!

苦無對策,但比賽將近,為保持排練才迫不得已再到該地,卻再遭驅趕。

樂隊敲擊樂導師eyo昨日在Facebook以「夢 · 完?」發帖,提到上周日在連排場地為比賽練操時,即使不用樂器亦被康文署職員驅趕,職員未有解釋原因,只叫樂隊到其他地方練習。

Eyo提到曾向職員表示,無地方練就去不到比賽,夢想會被打破,望職員提供方法或其他場地,卻只得到「你既夢想唔關我事」作回應。

「集訓基地」的大連排及荃灣西附近一天橋底亦被康文署人員驅趕。到底政府現時有否場地讓步操樂隊借用?方引述康文署職員的說法,因職員聲稱自己是技工,不太熟悉康文署條例,建議樂隊直接聯絡場地主管查問,若獲批而又無人投訴便可用。  

樂隊在大連排被趕後,轉到荃灣西港鐵站附近的天橋底練習。相片來源:受訪樂隊Facebook

面對職員堅持「籃球場只可打籃球 足球場只可踢足球」,他們為珍惜每周一次的排練時間,只好轉到室內練歌。

方說,感激有好心人願免費暫借車房室內位置訓練,但他們只能練奏樂,不能同時練習動作,方慨嘆:

再找不到地方,我們或者只能不去比賽!

樂隊過去曾在多個本地盛事中演出。相片來源:受訪樂隊Facebook

Eyo在帖中解釋,正努力尋覓場地,但強調對步操樂隊來說,步操與演奏(March and play)是很重要的練習部份:

你吹到唔代表你係步操時保持到演奏能力,演奏者需要係March and play練習時間中,建立muscle memory、建立走花式加吹奏時的記憶感覺。

她又說,暫未有香港樂團可參與DCI,他們亦從未想過可踏上這舞台,形容收到邀請函:

夢想之門頓然打開!

有團員為實踐DCI之夢,努力練習,亦努力工作儲旅費,但預備大半年後,卻無場地可供練操:

難道我地要因為沒有場地練習而夢想幻滅?

Eyo在帖尾以「就當夢一場?」作結,但據悉她正努力聯絡康文署,查詢在什麼地方可作練習。Topick亦正向康文署查詢。

相片來源:受訪樂隊Facebook

撰文 : 鄧穎琳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