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談香港年輕人:永遠站年輕人一方 【有片】

娛樂 11:24 2016/07/04

分享:

(黃建輝攝)

今年81歲的著名作家倪匡早說過寫作的quota用完,不過今年書展就有出版商將他絕版多時的散文集《靈界》和《倪匡傳奇》重新整理,並加入倪匡訪談錄,改編成《倪匡談往事》和《倪匡談命運》。這位老頑童信了上帝後,一直與上帝保持對話,他說上帝同意他出來接受訪問。

即刻去片睇下倪匡如何談自己和年青人,原來佢嫌年輕人唔夠激,果然睇法獨到。

《靈界》和《倪匡傳奇》本是70、80年代刊登於周刊內的散文結集,絕版多時,屬公共圖書館內不許外借的藏書。出版商稱只好以高價在網上購得,整理過後,再加入訪談錄,以及倪匡親手寫的序言。倪匡稱這篇序為「絶筆」。

那是指我用手寫出來的文章,恐怕這是最後一篇。我現在有點手震,控制不了枝筆,寫字不像以前般流利。現在我都用電腦打字,習慣了。

雖然早說了寫作 quota 用完,但還為兩本再版作品手寫了一個序。(受訪者提供)

雖然學懂打字,但今生的寫作 quota 的的確確已耗盡。

它回來就好,它沒回來,我沒創作。

佩服現在的年輕人

將於書展推出的《倪匡談往事》,記下倪匡年少時在中國的種種經歷和見聞,他曾參與土地改革,到過內蒙古辦農場,見過鬼魂附體,有過兩次瀕死經驗,最後為了走避共產黨才南下來香港。相比起年少時的自己,他更佩服現在的年輕人。

我逃走咗就算數,但現在的年輕人沒選擇逃,選擇對抗,我很佩服他們。

打壓愈大,反抗愈大,現在有年輕人甚至揚棄「和理非非」。倪匡表示永遠站年輕人一方。

以我個人立場,無論甚麼情況,我都站在年輕人立場。雖然我是『老坑』,但我不贊成『老坑』立場。

 

我有句話被人提過很多次,我話人類之所以有進步,是因為下一代不聽上一代的話。所以我鼓勵年輕人不要聽『老坑』說話,『老坑』的說話不用理,你要去找尋自己的想法。

 

而且在特定的時代、變遷,以及科學的進步、社會的動向,都會影響年輕人產生新思想,要不然人類怎會有進步?

倪匡與太太(中間)手拖手到場,二人的契女施陳麗珠(左一)協助出版兩本絕版作。(攝影:陳若冰)

預言香港無得救

而在《倪匡談命運》一書中,他詳細披露香港著名鐵版神數為他計算的命書。當時他 48 歲,後來所發生的事,與命書上的預測不盡相同,似準非準。

48 歲以前百分之一百(準確度),48 歲之後模稜兩可。我現在 80 多,過了 30 多年,有點準,又有點不準,總之計將來不準,過去就準到你都驚。

但他早年在小說中所寫的預言,卻逐步成真。在《轉世暗號》中,他寫在極權之下,西藏出現了假活佛,這在 90 年代成真。在政治預言小說《追龍》中,他在序言中寫道︰「東方的一個大城市會徹底毀滅,那是『氣數』,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挽回。」

雖沒言明,但那個東方城市所指的是香港。

我在 1982 年中英談判決定香港要回歸的時候寫,這是當時唯一一本反映香港回歸的小說。這個預言,我覺得好正確。香港歸還、納入共產政權之下,沒有第二條路,只有逐漸逐漸中國化。我是很悲觀的,30、40 年前已說香港『死梗』,香港無得救。

倪匡與太太的舊照。(受訪者提供)

911使他無法見亦舒

命書縱然不盡準確,但命運的力量卻不可不信。倪匡與妹妹亦舒至今 20 多年未見,有次倪匡決定到加拿大,差點與亦舒見面,卻發生了 911。

那一次應該是命運,好奇怪。我在美國住了十多年,完全沒有出過門,忽然之間想去加拿大走走。都未必會見到亦舒,但至少可以出門。9 月初決定去,訂 11 號機票。9 號出機票,11 號發生 911,怎去?從此沒去過。

 

很多事情是注定的,我非常相信命運。說起來,好消極。實際上,年輕時不相信命運,想到對抗,但人老了,不到你對抗。

食雞要食皮養生法

可思想上的悲觀,卻沒延伸至養生之道上。

開心最重要,好多人憂鬱至死。憂鬱無幫助,我今日破產,不會因為抑鬱而中六合彩。

至於具體的養生方法,他說︰

我有心得,但講出來會被人罵。食肉要食肥,食雞要食皮,老來不運動,後生飲酒食煙。我吃東西只求濃味,不理是否有益,愛食腐乳、咸蛋、涼瓜。

《倪匡談命運》、《倪匡談往事》

作者︰倪匡

出版︰豐林文化.2016 年 7 月

撰文 : Sylvia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