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孩子追夢的故事 國家地理攝影冠軍:從犯錯中成長

親子 14:43 2016/07/08

分享:

說到香港,或令人感覺是喧囂吵雜的孤城,但在Kelvin Yuen 這位年青得奬攝影師的鏡頭下,一張又一張的相片,將這城市的燦爛星河、晚霞暮色、巍峨山勢和矇矓幻霧呈現出來。

年僅19歲的Kelvin Yuen (袁斯樂)約1年多前開始自學接觸攝影,並以一張名為《野孩子追夢的世界》的作品,獲得2015年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台灣賽區青年組冠軍。

Kelvin 的《野孩子追夢的世界》被評為「展現如同成人般的穩健與視野,獲得評審的一致喜愛。」(相片來源:Kelvin's Landscapes Facebook 專頁)

獲奬後的他剛獲德國國家旅遊局邀請到當地拍照,又將於書展推出攝影集。雖然他曾自言DSE 前不太努力讀書,但家人一直任由他自由發展,教導他從錯誤中學習,令他在攝影上不繼嘗試,亦兼顧讀書,由副學士成功升讀學士。

家人跟我說過,世上有3種人,第1種人永不犯錯,能躲過所有錯誤,第2種人犯錯後不會再犯,第3種人是錯完再錯。

相信大多數人也是錯完再學習,我也不是特別叻的人能躲過所有錯誤,所以我覺得這是必經的事。

Kelvin Yuen 認為從錯誤中學習是一件好事。(鄔永翹攝)

家人教導錯誤中成長

能成為攝影冠軍有何秘訣?Kelvin 說,自幼家人有教導他從錯誤中學習,他自己亦不怕犯錯不斷嘗試:

我自己覺得犯錯是一件好事,除了做人有些錯不能犯之外,犯錯絕對能幫一個人成長。因為犯錯後下次知道不會再做,亦知道有更好的處理方法,錯誤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起初他自學攝影,自言頭一年的相片可能以「瀨野」為主,但對攝影着迷的他,曾經一年上飛鵝山50多次,因此了解山上的好壞天氣對風景有何影響。

Kelvin 的相片多融合香港的郊野及城市景,圖為新界馬草壟。(相片來源:Kelvin's Landscapes Facebook 專頁)

雖然Kelvin 一開始學攝影時也曾因曝光錯誤,失焦而錯失好風景,但會因此深刻記住,不斷嘗試:

網上可能有10個(攝影)常犯錯誤,別人可能躲過全部錯誤,但我那時可能會全部也錯,那才會更了解整件事。

而他亦說,當時參加《國家地理》的比賽亦只是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態:

你輸了也不會有甚麼得失。

自由度大很重要

Kelvin 表示,家人沒有刻意裁培他成為怎麼的人,甚至連攝影也是偶然的事。1年多前因為親戚送給他一部單反,他才開始接觸攝影:

上過山後看到不同景色,拍過後才發現自己的照片也可以像明信片一樣,香港也可以拍得很美,所以愛上了拍香港的風景。

他在浸大修讀環境保育副學士,並將升讀學士。雖然他把大部份時間都放在上山拍照,但他亦表示會先顧好讀書成績,如考試要先温習好才去拍照,但家人自小給予他很大空間:

起碼不會光是叫你去讀書、上興趣班,做一個很Formal(拘謹)的人,反而他們給予我空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自己也會自律,家人覺得讀書也重要的,我也會讀好書,他們也會因此開心。

圖為Kelvin 鏡頭下的糧船灣銀河。(相片來源;Kelvin's Landcapes Facebook)

他說,即使自己獲奬,家人亦沒有特別慶祝,只以平常心面對,但自從自己攝影獲奬後,家人會在Facebook 看他的近況。相比不少青年不願讓家長知道自己Facebook 狀況,他卻認為自己沒有事情要向家人隱藏。

為拍雲海發燒也上山

家住慈雲山的Kelvin,家中飽覽九龍群山。因為住得較近,而飛鵝山更像他的「後花園」,會經常到那裏拍攝。甚至其得奬作品便是在飛鵝山拍攝,把城市景觀及自然山勢融合在一起。

Kelvin 表示飛鵝山是他最愛的香港地方,圖為飛鵝山的景色。(相片來源:Kelvin's Landscapes Facebook)

他曾在Facebook 中表示,拍攝冠軍作品《野孩子追夢的世界》前一個月,他已構思好構圖,但直到剛考完試才有好天氣,並即時趕上山拍攝。

專注在做一件事就不覺累。

為了拍攝,Kelvin 經常不顧一切,如為了香港難得一見的雲海,他曾在發燒的情況下也上山拍照,結果病得更嚴重。

你喜歡那件事,你會不理會自己身體狀況。

他表示,為了拍照,自己曾跟朋友連續數日在郊野拍攝,甚至拍完日出再上學,遇到惡劣天氣會跟朋友淋着雨走下山。

而他最愛拍攝的是閃電,因為無法預測構圖及閃電落在何方,不過要拍閃電當然要注意安全,他跟朋友亦會在有掩蓋的地方拍攝。

野孩子繼續追夢
 
Kelvin 在獲奬後獲得更多贊助跟機會,但他認為,最重要仍是繼續拍攝:

興趣跟獲奬不可以直接掛鈎,兩者沒有關係。

Kelvin 認為,家人給予他很大自由度發展。(鄔永翹攝)

雖然他繼續邁進攝影師之路,但被問及社會上部份人可能認為拍照無法掙錢時,他認為:

他們(大人)的價值觀沒有錯,以他們的角度而言,但不可以說我們不對,他們未試過做這件事,不能用他們的價值觀套在我們身上。

他又指,若年輕人有盡力做好自己想做的事,無論那件事是如何,不應標籤他們為廢青:

如果你一開始標籤了那些人是廢青我覺得不太好,因為你不知道他們何時生性、何時開竅,那他到時真的做出成績你會猜不到。

現時他會仍繼續主力拍風景照,亦跟政府合作或其他團體,拍照宣傳用的照片,並希望繼續拍攝好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