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07:33

自拍Hong Kong Style 奇趣姿勢你中唔中?【圖輯】

11:15 2016/07/11

鍾情自拍的菲律賓藝術家 Jhoane Batera-Patena,娛人娛己,花10個月創作了《自拍的藝術--香港風格》(The Art of the Selfie)。(曾耀輝攝)

看不到的從來都比看到的精采,菲律賓藝術家 Jhoane Baterna-Patena (下稱 Jhoane)黃雀在後把自拍相框外的一刻留住,每一張都讓人拍案叫絕!當中有紮着馬自拍的婦人、有舉着自拍神棍搔首弄姿的少婦、有抱着小孩的大媽……每一個都全情投入。Jhoane 指着其中一幅作品介紹道:

有次在金紫荊廣場附近徘徊,我見到有位少女不停自拍,我就慢慢行近她,原來她用相機拍攝正在以手機自拍的自己!

14 幅由 Jhoane 創作的《自拍的藝術—香港風格》(The Art of the Selfie),現正於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展出。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唯我獨尊

Selfie 世代不假外求,自己相自己拍!4 分側臉加高角度俯拍,大眼睛瓜子臉無難度。手太短嫌鏡頭角度太窄?加配一支自拍神棍,又得咗!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Jhoane Baterna-Paterna 攝)

2002 年,澳洲人 Nathan Hope 在網上論壇意外自創「Selfie」一詞,10 多年間,Selfie 從名詞變身為全球社會現象,至 2013 年牛津字典更將 Selfie 選為年度關鍵詞,可見自拍力量何其驚人。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Selfie 之髓,是開首那個「self」,自拍者根本不會在意身在何方,因為他們眼裏只容得下自己。所以當看到 Jhoane 拍攝一幅幅刻意把自拍者背景退去的照片時,實在忍俊不禁,因為相中充斥着人類將自戀發揮到極致的滑稽和詼諧。但 Jhoane 無意訕笑,同樣愛自拍的她,只是出於對人類自拍行為感興趣。她說:

好幾年前我已留意自拍行為,特別在遊客區,漸漸發現自拍者都非常有趣,然後我開始觀察他們怎樣自拍?各人的姿態、表情、笑容、髮型和裝扮又如何?真是千奇百趣啊!

Jhoane 說出創作原由。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要數全港最多人又最集中 Selfie 的地方,必定是灣仔金紫荊廣場。這批創作,就是 Jhoane 從 2014 年 10 月開始,花 10 個月在金紫荊廣場附近拍攝的。

「我去過不同遊客區,好像星光大道,還是金紫荊廣場最有趣。」

自拍到自戀

2010 年 Jhoane 來港工作,即被這個大都會迷倒,亦激發起她拍攝的衝動。她以當時使用的 Xperia 手機拍攝身邊人事物,當然也包括自拍。2014 年因緣際會遇上伯樂、德國攝影師兼攝影雜誌《European Photography》出版人 Andreas Muller-Pohle,Andreas 笑着回想:

我還記得第一次看她的照片,就是用手機拍的香港風景照呢!

(Jhoane Baterna-Patena 攝)

後來 Jhoane 修讀 Andreas 主講的攝影課程,學習怎樣將構思轉化為有系統的攝影創作。對於當代社會自拍興風作浪,Andreas 自有一番體會:

從心理學角度,新一代的自戀傾向愈來愈高。舊的教育模式,子女會在父母訂下的框框裏學習和成長,新一代父母則愛讓子女自由發展,到一個地步是子女只想到 me!me!me!以往用菲林拍攝後還要回黑房沖印,每拍一張照片都是珍而重之的,但現今科技卻讓我們愛拍多少就拍多少,相片的用途也從紀錄變了向公眾展示和傳播。

攝影集《The Art of the Selfie》結集了 72 幅由 Jhoane 拍攝的自拍者創作。

《自拍的藝術—香港風格》

日期:即日至 7 月 21 日(逢周一休館)

地點:光影作坊(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2-10)

想生活更精明,請讚好TOPick Facebook

撰文 : Witty TOPick 記者

欄名 : 文藝牆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