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紮品不止胭脂死人公仔 80後紮作第二代紮出「土匪雞翼」

休閒消費 18:41 2017/12/01

分享:

盂蘭節,有市民燒街衣,當中亦有人會燒紙紮品祭先人。在深水埗福榮街屹立66年的寶華紮作,第二代傳人歐陽秉志忙到無停手,同時又急着替客人造白兔燈籠。

紙紮品,不單跟死亡扯上關係,也跟中秋、過年等節慶息息相關,阿志視之為傳統手藝。

紙紮是用手慢慢紮出來,由無到有,連機器都做不到。

創新派紙紮

阿志在本地紙紮行很有名,連「毛記」的東方昇也找他造迷你紙紮公仔當擺設,又曾造聾貓花燈送給漫畫家小克。

「毛記」東方昇請阿志替他造的迷你紙紮公仔。(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入行近20年,原來當初並沒打算繼承父業。

97年剛畢業(大一設計學院),致電設計公司漫畫公司應徵,對方叫我等消息,便在舖頭執頭執尾。那時興滑板車,就造一架吊在門口,吸引客人。

獲傳媒報道後打響名堂,開始有客人要求訂造新式紙紮品,由此創出新路。

父子傳承

阿志卻說身為他老師傅的爸爸很內斂,不會主動讚或教,但遇上困難時偶爾也教路。

有次要造土匪雞翼,我把紙搓成一團卻不似,他教我買真雞翼,用紙一層層包着,上色,最後將雞翼取出。

原來老師傅以前造紙紮飯煲也是用這招。

顧客為女友訂造的紙紮土匪雞翼,阿志是用紙包着真雞翼造的,十分逼真。(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新派紙紮也造傳統紙紮,店舖現由阿志一力打理。那他自覺及得上父親的功力嗎?阿志笑了。

龍頭我都造到,他(爸爸)沒教我,跟着相片推敲。我用紙造皮鞋高跟鞋那些新派紙紮,他卻不懂。

除了新派紙紮,阿志也造傳統款式。「跟着相片推敲,我也造了個獅頭,阿爸冇教我㗎。」(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90 後繡花鞋傳人 出書分享三代本土手藝

為紙紮品「洗底」

但時至今日,部分人對紙紮品仍感忌諱。

有些公公婆婆經過舖頭,拖着小朋友急急腳走。有些買了紙紮品,會暫放在家門外不敢帶入屋。到學校教工作坊,學生一聽見紙紮,即時想起是塗了胭脂的死人公仔。

於是他努力為紙紮「洗底」,教學生造燈籠、紮成各種物件;又參展推廣紙紮藝術,將這門傳統手藝發揚光大。

希望不要一提起紙紮,只聯想到死人、殯儀館,其實可以做擺設,可以入屋。

阿志用竹支和紙盒砌成兒樂遊樂設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紙紮品逐件睇

「有客想要魚竿,我造了一支能伸縮的,他沒要求,是我自己要求。」(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白兵、黑武士及變形金剛頭盔不作出售,僅供拍照。「早前有人想我造蝙蝠俠頭盔,因擔心版權問題,推了。」(陳智良攝)

有顧客要阿志「複製」一部卡式錄音機,一真一假,用來放在店舖櫥窗做裝飾。(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紙紮品最後被燒,問阿志會否不捨,我造電器一他說:「若真的給先人用就不會不捨,所以定連插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 : 黃詠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