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3成中學生抑鬱焦慮 最怕DSE

社會 23:56 2016/08/28

分享: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調查發現,近4成受訪學生有抑鬱徵狀,另有逾3成出現高焦慮,比例較過去的同類調查有輕微上升趨勢。(陳永康攝)

新學年即將開始,有調查發現,逾3成中學生出現抑鬱或高焦慮徵狀,其中以DSE文憑試最令學生感到壓力,有15%被訪中一學生已開始害怕面對文憑試。

有臨床心理學家指出,有個案為應付DSE而精神困擾至要求醫、食藥,甚至要休學兩年,提醒家長切勿過度緊張孩子「輸在起跑綫」,勿將學業作為與子女唯一的溝通話題,宜多關心學習以外的範疇。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去年10月至今年5月,訪問來自42間中學、逾1.5萬名中一至中六學生,發現近4成受訪學生呈抑鬱徵狀,其中最多受訪學生表示,經常感到自信及自我價值低,自覺「我不是和其他孩子一樣叻」。

另外,逾3成被訪學生出現高焦慮徵狀,比例較過去的同類調查有輕微上升趨勢,最多受訪學生表示,經常出現「我擔心事情會否順利」的狀況,而同時受抑鬱及焦慮「雙料」困擾的學生佔約兩成。

調查亦發現,生活壓力對受訪學生的情緒影響最大,當中以文憑試最令學生困擾,15%中一生已開始為文憑試感到壓力,甚至影響情緒;中二及以上的受訪者更視文憑試為壓力來源之首,害怕面對文憑試,並擔心考不上大學。

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臨床心理學家郭韡韡表示,結果反映學生過度重視學業,易將成績等同其自我價值,而中三升中四,及中五均是中學生面對重要關口,曾遇中三生因選科而感壓力大,認為:「揀錯科,DSE就會無!」

郭指出,除了失眠、逃避讀書、情緒低落等為抑鬱徵狀外,亦曾接觸中五生學業壓力太大,不停迫自己每晚讀書至凌晨2、3點,甚至家人與他行街食飯,反令他更緊張,因擔心沒時間溫書,曾遇個案維持此狀態近一個學期,最後出現抑鬱焦慮,須看醫生求助,亦曾遇個案需休學兩年,處理情緒才應考DSE。

除了學業壓力,朋輩排斥亦能引起抑鬱或焦慮徵狀,今年升讀中六的劉同學表示,不懂與人相處,升讀中一後開始遭同學排斥,感到孤獨及不開心,中三曾參與辯論隊、合唱團,希望能建立好人際關係。惟劉發現即使能認識不同的人,彼此溝通只限於會務,而不能交心,直言:「我付出咗好多,原來都識唔到好朋友。」劉最後被診斷患上燥鬱症,曾兩度入院接受治療,至今仍需服食藥物,在社工及老師的幫助下,中四後與同學相處已有改善。

郭韡韡提醒家長,切勿讓學業成為與子女唯一的話題,尤其新學年臨近,不要只關心子女上學有否遲到、能否追上學業等,更應花時間關心他們的情緒、對新學年的期望、有何擔憂、與同學的相處等。她表示,子女與同學沒有衝突並不代表人際關係沒有問題,若他們認為與他人格格不入,也能帶來壓力,父母宜多了解及明白他們的想法,增加家人相處的時間。

撰文 : 羅卓敏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