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界維權開始 朱凱廸戰友也感受到的威脅

社會 20:08 2016/09/08

分享:

新界西8萬票王朱凱廸當選立法會議員,因收到死亡恐嚇有家歸不得。受到威脅,非今天的事,由朱凱廸7年前踏上新界維權路已開始,連他身邊戰友也為他擔驚受怕,怕他有一天會被消失。戰友今日高呼「人人都是朱凱廸」,因為他們相信,要保護每一個敢講真話的人。

朱凱廸的好友、嶺南大學文化研究副教授陳允中在facebook上撰文,指在新界進行維權工作的朱凱廸,受威脅屬家常便飯。

即使只是朱凱迪身邊的支援者,都一樣感受到威脅。譬如在2011年幫朱凱迪競選區議會選舉期間,我每天都為我的車輪倘未消失,或未有磚頭飛進我租的村屋而開心。

【延伸閱讀】朱凱廸受死亡恐嚇【有片】

朱凱廸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中,在八鄉的迴旋處宣傳「綠色八鄉」的理念。(圖片來源:陳允中fb)

陳形容,每一次保家園的抗暴行動都害怕,但每一次都還是硬著頭皮去做。他不敢亂猜朱凱廸面對的惡勢力從何而來,但認為要保護每一個敢講真話的人。

威脅朱凱迪生命的惡勢力不知來自何方,也不敢亂猜,但敢講真話就活不了的城市,是我們可以接受的嗎? 我們還是文明及法治城市嗎? 

【延伸閱讀】朱凱廸哪裏惹來死亡恐嚇?

認識朱凱廸6年,有份助選的平等分享行動發起人Benson Tsang(曾志浩)也在fb撰文,指其首次與朱的競選團隊開會時,便得知朱已受到至少2次的人身安全恐嚇。

其實整個選舉工程也是活在恐懼之下!選舉期間我也擔心他的人身安全,曾經私下提醒過他唔好去到咁盡,他回應是:『謝謝關心,沒想到事情惡化得那麼快。』

Benson Tsang指,在版圖巨大的新界西宣傳,朱凱廸竟然傻得用單車代步,他就傻得這樣徹底的一個人。(經濟日報圖片)

於2005年反世貿運動已認識朱凱廸的作家鄧小樺則撰文形容,朱凱廸是一個研究型的人,對資料有狂熱,同時傾向直接行動,演講又有理有節,激動人心。她說:

許多文化界和社運界的朋友,對朱凱廸近乎死心塌地。

鄧小樺說,朱凱迪已經收過兩次人身威脅,但他連入村掛危險的反對橫額都是孤身,簡直瘋狂。她說:

公義能讓一個人奮不顧身到什麼程度?

識認朱凱廸10年的鄧小樺形容朱凱廸孤身入村貼反對橫額,簡直是瘋狂。(經濟日報資料圖片)

鄧小樺回想,十年前,有次與朱凱廸在北角搭船,看着維港海岸景色,朱曾由衷地說:「香港真係好靚,不可以被壞人破壞。」

鄧憂心指,9月4日後,不知黑道會要朱凱廸失去什麼,一隻手還是一條命?「如果那時我reach 不到他,會憂心如焚。」

【延伸閱讀】誰是朱凱廸?從記者踏上議會抗爭路

【延伸閱讀】他們眼中的朱凱廸 曾志豪:他瘦弱卻勇武

【延伸閱讀】無懼惡勢力 朱凱廸為香港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