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親身經歷心臟病  跑步跑走「三高」  

健康 11:06 2016/09/21

分享:

(曾有為 攝)

「其實我不喜歡跑步!」跑過20多次馬拉松的王利民,無論在其著作及訪問,都強調這句話。不喜歡又做?事緣10年前,人到中年開始關注健康,接受身體檢查,發現心臟左前降支(最主要的輸血通道)有3至4成梗塞,因情況「擲界」,醫生指這情況可以不用「通波仔」放支架通波仔,目前可做的:一、食藥;二、注意飲食;三、做運動。

凡事都有代價,我不打算靠藥物及改變飲食,便選擇做運動。

當時零運動的他,見同事參加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15公里長跑,他膽粗粗落場。

那天真的跑得辛苦呀,又抽筋又周身痛,最終的捱到終點,豈料取了第二名。

他跑過逾20多次馬拉松,極地跑始終最難忘。

包括成件事的鋪排、事前準備、當時環境。一般馬拉松,你跑完就走,來去匆匆,去極地怎也會舟車勞動、長途跋涉,你今天到埗,要適應天氣才開始跑,跑完亦未必可以即刻走。

整件事蘊釀多時,感覺自然更加深刻。

手腳凍僵無知覺

極地跑裝備當然不同,要因應當地天氣、跑道的狀況而定。他舉例在寒冷地方,衣服禦寒之外,散熱也要做得好,身體排汗,汗水一凝結就變成冰,身體狀況可驟然變差,他有親身經驗:

2013年4月挑戰北極馬拉松,開頭以為自己適應得到天氣,掉以輕心。跑的時間不太耐,但愈跑愈不對勁,發覺身體出了汗的地方,水蒸氣都結成霜,眉毛以外,連衣服也是。
 

自己卻不察覺,體溫正在下降,手指和腳趾頭已失去知覺。就算途中帽子曾被強風吹落在雪地,我連拾起重新戴上這個簡單動作都屢試屢敗,最終只能將帽子勉強挾在腰旁而行,可知當時窘境。

然後逐步移動返回支援營治理,那短短一兩公里,是他人生中最漫長的賽程。

很多人說凍到手指都無晒知覺,我覺得大部分係無真正感受過。無晒知覺的不單是手指腳趾,是整個人都無法郁動,郁一郁隻手指也不行。

2013年北極馬拉松,氣溫零下28度,令王利民(右三)的手腳冷至完全喪失知覺。(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支援營有位俄籍醫療人員趨前觀察他的情況,他腰間掛上一把彎刀,王利民這時還故作輕鬆問,是否需要切下那些凍傷的手指,對方回應:「Not Yet。」便離開。過了一回王利民身體逐漸回暖,最終不用截肢,但手腳差不多一個月才完全恢復知覺。若果要截肢怎麼辦?

我又沒有太擔心,常講笑手指剩返一隻都可以,whatsapp靠一隻手指都得,係用電腦時麻煩點, 鍵盤上的Alt、Ctrl和Delete得返一隻手指好難一齊㩒囉。

他說在這樣的環境要釋懷、開脫,想得再差也於是無補,說笑可讓自己分心。

為目的去跑

他認為跑步是一個練習的過程,生命中有很多事情都是磨練,跑步只不過更具體:

一個項目一個目標很清楚,完成它就是。過程中要付出幾大的努力,遇上幾多困難去克服,正正是磨練,可加強工作和工活上的處事心態。 

由於他是心臟病人,現時都有監察身體狀況,尤其大型賽事如往極地參賽,都會事前檢查身體。

從顯影看,我的心臟栓塞已不大明顯,有改善,但我仍有心臟病徵兆,跑到咁上下,會感到心律有異常跳動。

旁人擔心他跑步猝死:

我常說睡夢中猝死都多,是否不應睡覺呢?只是媒體報道時,大家看也不看,但跑步猝死就大造文章。其實睡眠時心臟病發,失救的機會大於跑步時。

他除不會作短途及爆炸性的跑步外,沒有絲毫疾病的陰霾。

為跑步傷膝平反

跑步真會腳痛又傷膝?王利民說:

做甚麼都說痛,打麻將坐得耐都會痛,點解仲咁多人約腳開枱呢?跑步強度需循序漸進,身體自會慢慢適應。

他引述有研究分別追蹤「跑者」與「健走者」兩組,發現跑者無論跑步里程多少,患有骨關節炎和髖關節置換的大數均較少,原因在於他們關節雖會磨損,但身體會因壓力而作出補償,加上運動有助提升軟骨密度和彈性,使關節潤滑而令運作更為流輰,因此跑步有助降低骨關節炎的風險。

【其他熱話】嚴浩:即食麵難消化的真相

【其他熱話】喉嚨痛6大成因   吞口水都痛點算好?

【其他熱話】自製綠茶漱口水 牙齒由黃變白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