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把悲傷留給北極熊 誰之過?

City 08:00 2016/09/22

分享:

作者FACEBOOK專頁

動物園都想有動物明星,提振名氣,廣州一商場內的動物園卻因「最悲傷北極熊」聞名。圈養動物本有爭議,商場為吸人流,借動物過蹺,但起碼應給予較佳環境,否則只是做壞招牌!

一段北極熊倒臥在地、神情呆滯的短片,近月在網絡流傳,更引得全球約58萬人聯署,要求拯救牠,形容牠是「世上最悲傷北極熊」。

這隻北極熊名叫Pizza,不是活在北極,而是在廣州正佳廣場的動物園內。牠為何「悲傷」?子非魚,固難知其真正心情,但Pizza的生活條件就被指是極其惡劣,例如北極熊需要寬闊的居住環境,但據報道指,其展位還不到430平方呎,館內雖有冷氣,但溫度仍有17至18度。

日前有英國的野生動物公園更建議,把Pizza遷到當地居住,該處有專門為北極熊打造、10畝大的棲息地,但商場拒絕建議,指已經合乎法規標準經營,外人不應干預!

雖或不違規,但是否善待動物?若看國際組織「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的《北極熊照顧指引》,指出北極熊的理想居住面積,未計水池,都應該有起碼5,400平方呎陸地,如今Pizza藏身在400多呎的「劏房」,自然委屈。

其實,近年大眾對動物權益的關心增加,對於圈養動物亦出現不少反思。雖然多年來,經營動物園的業者或機構都強調動物園的存在價值,不只是滿足公眾獵奇的心、賣門票,而是有教育作用、培養保育意識,但亦見質疑聲音漸起,懷疑成效有多大,且思疑為此令動物失去自由,是否值得?

英國華威大學2014年就有研究,調查參觀過倫敦動物園的2,800名學生,但發現62%的學生在參觀過後,對動物的知識根本沒有增加,更令不少動物組織質疑動物園應否存在。甚至乎在2013年,中美洲的哥斯達黎加政府,以愛護動物之名,曾提出關閉所有公立動物園。

固然,爭論還爭論,動物園就算教育效用未必大,但娛樂價值、商業價值肯定不少,有珍稀動物,能夠滿足公眾好奇心,且不少小朋友愛看,參觀動物園就是合家歡好節目。雖有地方想禁,但更多的地方也是增建動物園、水族館,現在的世界潮流,更是在市區的商場樂於引進動物園,除了內地,泰國、日本、南韓、杜拜等一樣有商場內建動物園或水族館。

說穿了,商場興建動物園、水族館,更多的盤算是為增加人流,且在商場間劇烈競爭、又要與網店鬥法之下,更要有花招吸引人客。不過,為賺錢各出其謀,是否也應有底綫?展出動物固能吸人流,惟商場也有責任,為動物提供一個較合乎其生存條件的場地。

外地如新加坡、曼谷等,也有一些開放式的野生動物園,讓動物有較自由的空間,當然此在商場之內,肯定難做到,但起碼要有較理想的溫度?且動物身處的空間不致於讓其轉身就撞到門、跑兩步就撞到牆,弄得情緒抑鬱?

此不只是負責任,且商場不好好對待動物,更是得不償失。商場辦動物園,希望提高知名度,但若公眾看到動物營養不良、終日悶悶不樂,也會令商場背上「虐待動物」之名,讓大家都知道那裏養了一頭世上最悲傷北極熊,這樣的曝光宣傳,商場是出名了,但是有利或有害?

當然,一隻手掌拍不響,那些不善待動物的動物園依然能夠存在,背後也因有消費者付費,若然消費者不愛看,它們又怎會有立足空間?又或甚至有消費者用腳施壓、不光顧,它們又怎敢不善待動物?要救救北極熊,扭轉視動物為工具、用完即棄的心態,消費者的威力,才是最有用的辦法。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