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社工助人「脫獨」 會員制配對同屋主

職場 22:50 2016/10/03

分享:

梁倩兒指,共居(Co-living或home sharing)在歐美已存在數十年,而且形式多元化,例如有獨居老人會跟年輕人共居,「雖然這些老人仍能照顧自己,但有些動作做不了,可由年輕人代勞,而年輕人則只須繳交較低廉租金。」本身也是業主的她笑言此舉能同時解決年輕人被迫住(當)房問題,「不用每月付4,800元租住有安全問題的廠廈劏房。」(陳偉能攝)

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香港有逾40萬獨居人士,前社工梁倩兒便是其中一人,幸患癌期間跟好友共住,總算有人照顧,於是她創立會員服務平台「湊腳」,希望讓人建立互相支援網絡,建立15分鐘生活圈,脫離獨居生活。

患癌前她專職青少年工作,在某大NGO做到資深職位,

每天一睜開眼,就是寫計劃書申請資助,拎完一筆又一筆(錢)。

她既要化療又要做手術,

被送進手術室前,我告訴自己:若我有命離開這手術室,我會辭職。

她大步檻過,放了足足9個月病假,復工3天她遞信請辭,之後因緣際會去了當禮儀師,

要陪家屬到殮房認領遺體,看着仵作將遺體包好放進棺材。很多觀察讓你學懂生命可貴、要如何跟先人講再見。

而「湊腳」則是她後來創立的「一人生活設計室」的項目,其前身「友房出租」,配對租客和有意租出房間的獨居業主,為此她更特地考取地產代理牌照。惟她發覺業主沒大信心跟陌生人同住或將物業租給幾個陌生人共居。另一方面,她發現很多女生社交群組有過百名單身會員,會互相約吃飯和找旅行夥伴,於是將找「飯腳」和「旅行腳」加進「友房出租」之中,易名為「湊腳」。

藉吃喝旅行 找同屋主

不論是「飯腳」抑或「旅行腳」,梁倩兒最終目標仍然是配對會員共居(即成為「住腳」)。會員必須成為最基本的「飯腳」,然後按需要同時成為「旅行腳」或「旅行腳+住腳」。換言之,「住腳」必會參加「飯腳」的活動,也有可能找到「旅行腳」,透過吃飯聯誼和旅行,尋找適合的同屋主。一眾「住腳」不會知誰是業主、誰想租屋,直至有人認為某君是合適的同屋主,方由「湊腳」團隊協助配對。就算未能配對成功,住得比較近(15分鐘路程)的「住腳」會被編成生活小區,組織聯誼活動、加強聯繫和支援。

她說,「飯腳」會定期聚會,會員邊吃晚飯邊討論旅遊、生活、租盤、家居百科等課題,或由專家分享旅遊、攝影心得,同時會舉行其他活動。而成為「旅行腳」者須額外填寫旅遊喜好、計劃外遊時間等,只要出現4名喜好相近者(例如同樣想11月去日本旅行),「湊腳」團隊即會為他們安排額外聚會,彼此進一步了解和計劃行程。

香港愈來愈人習慣甚至嚮往一個人生活,惟情況仍不及日韓等明顯。(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遲婚遲生離婚不婚 本港生育率33年跌3成

【延伸閱讀】單身長者比率 13年後料增2倍

香港每18人 就有1人獨居

梁倩兒認為,獨居者到了某個年紀,或者經歷過大病、試過被賊入屋爆竊或者受過傷但沒人發現,就會開始思考自己會否一生獨自過活,諸如離婚、喪親人士之類的「被動獨居者」更其實想脫離獨居生活,這些人都會是「湊腳」的針對目標。

香港平均每18人便有一人是獨居者。相比起日本和北歐平均每3人及2人就有1人獨居,香港人獨居情況其實不算突出。但梁倩兒認為,

獨居老人不是從天而降,而是由獨居人士漸漸變老而成。

她相信當這班人在變老前組成一個互助網絡,將來醫療系統和社會的負擔就沒那麼重。

【其他熱話】長者體驗館開幕 廁所是家居意外高危地

【其他熱話】80後創鐘點平台MaMaria 幫低收入婦女就業

【其他熱話】李錦記百年老號怎樣煉成?

撰文 : 陳子健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