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避開地鐵癡漢 女性專卡可防狼?

City 08:00 2016/10/04

分享:

(資料圖片)

作者FACEBOOK專頁

港鐵風化案增加,婦團、議員倡設女性專用車廂。擠迫環境方便癡漢犯案,專卡可做保護罩?但在不少地方如韓台,卻亦頻生爭議,專卡出現又取消,本港是否要設,也應多想想。

乘搭人次每日超過500萬的港鐵,每逢返工放工的繁忙時段,就算擠得上車,也要變「沙甸魚」,乘客之間較多身體接觸,卻也因此「便利」了色狼,若趁此博懵,有些時候連受害人本身,也未能確認是無心抑或故意,成為他們常落手之地。

惟近來更發現,在港鐵的風化案有所增加,今年上半年,非禮、偷拍裙底等風化案,在港鐵有120宗,按年上升21%,立法會議員、婦女團體等,齊齊建議招數:設立女性專用車廂。

女性專卡,相信可得到不少支持,誠然,在人迫人的車廂內,就算有閉路電視,也難清楚拍下犯案場景,於是,在繁忙時段把女性分隔開來,大大減少她們遇到色狼的機會,可起保護之效。常到日本出遊的港人,相信也曾看過在當地JR、地鐵普及的女性專卡,不會陌生。

或叫人驚訝的是,雖然女性專卡在不少地方行之多年,如日本,或在風化案頻生的印度地鐵,更是經常爆滿,但其實也在不少地方碰釘,甚至出現的現象,是經常在實行不久後取消。

例如南韓的首爾地鐵,在1992年、2007年及2011年,3度引入女性專卡,失敗收場;又或在台灣的台鐵,2006年曾引進,但不足3個月就收回;在內地上海、印尼雅加達,專卡也是曇花一現。

為何失敗?其中一個原因,固是帶着歧視男性的爭議,不滿把男性都當作潛在罪犯,且去到現實場景,當看到列車來了,車廂卡卡爆滿,又不能進女性專卡,更是大喊不公平,在南韓、台灣,都因反對聲音大而取消。

且另一邊,也不見得是女性就會歡迎此舉,如在日本曾有調查發現,當地不少女性抗拒專卡,不喜歡特別受保護的感覺、害怕旁人目光,如果其他車卡有空位,也不會走到專卡去。在印尼雅加達,就因女性專卡空置率高,令專卡只出現幾個月。

若然女性專卡可以大幅減少地鐵色狼數字,相信更多地方實行,但問題是,專卡是否有成效,難有答案,事實上,即使日本實行了女性專卡多年,當地社會也是不時有質疑之聲,去年底,日本《朝日新聞》找來各鐵路設立專卡前後的猥褻案數字比較,但也未能顯示明顯成效。

例如在京阪神的鐵路,2002年設專卡時,每年約493宗風化案,之後直至2005年,每年也在500宗左右,至2009年下降至400宗以下,未能看出就是專卡的功勞。甚至有日本的鐵路負責人反而認為,有了女性車廂,其他車廂更擁擠,令在這些車廂之中,女性受滋擾的風險更高。

女性專卡成效多少,未有定論,但明顯的是,地方如首爾等,每當地鐵有重大非禮案或風化案數字上升,便在政客要求下增設專卡,但之後又因爭議而取消,陷入循環。

在人多擠迫的港鐵,再設女性專用車廂,其實對運用資源不利,專卡防狼的效用有多大?就更應先看清楚。但當然,保護婦女免受滋擾,乃社會之責,不應單靠女性專用車廂,尚有更多功夫要做。例如是警方向來有便衣探員到地鐵捉狼,須加強巡邏。

且更應重點保護年紀輕輕的少女、學生,她們面對陌生人較膽怯,未敢出聲,反而往往成為色狼眼中的容易落手目標,更要教導她們不應啞忍。

全球的地鐵,也是癡漢落手的高風險地方,不獨香港如此,但若要如外地設女性車卡,也容易出現大爭議的代價,是否要設?抑或有其他方法?值得社會多想想。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