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巴水牌變鎖匙扣 手寫水牌師傅月入10萬元

職場 17:28 2016/10/13

分享:

麥錦生指八十年代中後期是公司最輝煌的年代,小巴水牌的生意額以每年逾百萬元計,但每當社會出現動盪,生意亦會即時變差,「我們就像社會的探熱針一樣,市未旺我們會先旺,市未衰我們會先衰。」(梁健騰攝)

「灣仔大丸」、「旺角先施」、「荃灣千色店」小巴玻璃前的車頭膠水牌,一個個或紅或藍的「小巴字」,相信是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

時移世易,香港「紅Van」數量已大減,昔日親手為全港小巴製作水牌的巧佳小巴用品創辦人麥錦生,把一尺多的水牌改造成鎖匙扣或文件夾,結果推出市場後大賣,一個月內已出售2萬多個,連日本旅遊雜誌亦刊出相關產品,吸引大批遊客購買,讓這個充滿本土情懷的膠片起死回生,成功開創一個新熱潮。

走進麥錦生位於油麻地唐樓的小店內,小小200呎店面,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小巴水牌,「灣仔大丸」、「旺角先施」、「荃灣千色店」都有寫着,盡管有些地標已經搬遷或拆卸,但牌上的名字始終改不了,或許這亦反映出司機與乘客間的默契。

麥錦生指,多年來堅持不以簡體字書寫,他認為用毛筆寫簡體沒有美感。

麥師傅指,其實小巴水牌存在已久,最初的水牌就是用紙皮和墨水製成的,沒有所謂原創者。後來膠片普及,絕大部分小巴水牌都改用膠片,當時很多水牌都由李其忠師傅以紅藍漆油寫上。

直至1978年麥師傅正式開店,一次偶然機會下,決定向李其忠自薦批發自己的小巴牌予對方寄賣,不料對方一口答應,他亦因此而包攬了全港的小巴水牌生意,一寫就49年。

但紅Van數目愈來愈少,麥錦生指,根據小巴商會8月份的統計,全港只剩1,117輛小巴,小巴水牌的需求只會有減無增。

他指,現時大部分的客戶都以收藏和紀念為主,每月只有一百多宗生意,與高峰時期相差甚遠,以每塊水牌由28元至140元計算(視乎大小及款式而定),每月水牌的收入只數千元,

至1978年開店起,已售出逾萬多塊水牌,尤其以1984至1989年間的生意最好,每個月至少賣200至300塊小巴牌,每月生意額一般都可達十萬八萬。

他憶述,公司當年最高峰的時候有近10名伙計,每月至少需要5位師傅寫小巴水牌,相比起現時的生意額只剩幾千元,小巴水牌已經風光不再。

舊酒新瓶 小巴牌變禮品

麥錦生指,從小到大都很喜歡寫毛筆字,學師時從小小的「請勿吸煙」、地盤圍街板、殯儀館花圈,到惠康、九港鐵路的招牌都有寫過,直至當年油麻地炮台街(亦即公司現址)有大量小巴綫加入才專注寫小巴牌。

麥師傅坦言,寫小巴牌是夕陽行業,金錢是其次,最不甘心是看着這門手藝就此消失,所以他絞盡腦汁,終於想到可以把膠牌禮品化,希望可以吸引年輕人市場。

膠牌上的顏色有指定格式,紅字代表終點,藍字代表途經地方,不一定是起點。水牌精品價錢由28元至140元不等。(梁健騰攝)

起初他製作第一批鎖匙扣,只是想「縮小版」的水牌可以當裝飾品,沒料到引起的回響很大,幾個月後更有玩具公司找他合作,以合作生產的模式大量複製這款富香港特色的紀念品,現時全港約有200多個地點發售,每個售35元,大多以書局及文具店為主,

自9月1日推出後,已經出售逾2萬多個,有日本旅遊雜誌亦刊出了相關產品,吸引大批遊客上門購買,這都是我意料不及的。

他透露,以每個匙扣約8元的利潤計算,鎖匙扣的9月收入已達十多萬元。

除了將水牌禮品化外,麥師傅現時亦會參與不同類型的市集,希望讓更多人記起這些傳統水牌,

市集是最容易接觸到喜歡藝術,喜歡收藏的人的最佳途徑。加上去市集的人都很願意跟我交流,多了滿足感之餘,亦可以當識多個朋友!

他又指,現時膠牌上寫的已經不一定是車站名了,只要字數適中,他都可以幫忙代筆,吸引更多喜歡收藏和送禮的人,

幫婚祝寫的牌最多,如某某聯婚、新婚之喜等,都十分受歡迎。

每周一蹺

  • 創蹺人:麥錦生
     
  • 創蹺日期:2016年

致勝關鍵:

  • 把小巴水牌改造成輕巧的鎖匙扣,既易於收藏,亦吸引遊客當紀念品買回國
     
  • 與玩具廠合作生產,迅速提高銷量
     
  • 持續推出不同款式,滿足有不同需要的買家

成 效:

  • 可於全港200多個零售點發售,一個月內賣逾2萬個
     
  • 以平均一個賺8元計算,鎖匙扣帶來的淨收入達16萬元以上

(節錄)

全文刊於《iMoney智富雜誌》第468期(收費閲讀),標題經TOPick修改,原題為「跳出紅Van傳承本土 潮掛小巴牌」

iMoney智富雜誌facebook 

撰文 : iMoney智富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