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博雅大學龍頭校長:鼓勵發問挑戰權威

親子 19:28 2016/10/24

分享:

Pomona College校長David Oxtoby上周訪港,在校友、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的辦公室接受訪問。他說對特朗普崛起感到難以理解。

與史丹福、哈佛等名校相比,Pomona College在香港名氣無疑小得多,但這家只有1,640名學生的博雅大學卻在去年福布斯美國大學排名中登上榜首(今年排第7)。

以特朗普(Donald Trump)為代表的右翼政治在全球崛起,Pomona與很多美國頂級大學一樣,走在光譜的另一邊。在校長David Oxtoby的13年任期內,學校收生無論在種族、收入、地域上都邁向多元化。排外浪潮來勢洶洶,他相信做好教育是首要任務。

Oxtoby在2003年上任校長時,Pomona College已是美國數一數二的博雅大學(liberal arts college),但它同時也是一家非常「美國精英」的大學--從不在海外招生、只有2至3%的國際學生、私校學費亦令部分窮學生卻步。

今天,Pomona的國際學生比例一直高於10%,當中約3%來自中國與香港的學生,是最大的國際學生社群;學校有政策確保能吸納黑人、拉丁裔、亞裔等不同族裔中最頂級的人才;低收入家庭學生也在10年間增加了1倍。

明年便會退任的Oxtoby說:

我視學校多元化為我任內最大的成就。

香港傳媒早前調查本港大學,來自貧窮家庭的本港大學生數目,過去10年正在下跌,而且大學排名愈高,窮學生愈少。

Pomona雖是私校,低收入學生卻在近年有所增加,Oxtoby解釋是由於學校大幅增加了財務援助,令校方與學生收生時都不需要考慮學費問題。事實上,今天該校有過半學生得到校方財務援助。

Pomona的多元化政策,與美國學界近10年的潮流契合,卻與今天特朗普崛起的美國顯得格格不入。「8年前奧巴馬當選時,情況看起來很不同,對我來說,這意味國家準備好改變,大家都更樂觀、更有希望。但現在卻不然,我感到難以理解。」

我覺得我們需要做的,是繼續教育年輕人,因為為國家帶來下一步改變的人,會是年輕人。支持特朗普的深度令我震驚,但我認為很多支持特朗普的聲音,不是來自年輕人,而是來自對國家改變感到不高興的人。

Oxtoby說,與美國社會相比,學生政治上偏左,但他相信,好的教育不會引致兩極化,而是促成對話。

好的教育鼓勵人問問題,挑戰假設、挑戰權威,而不是要對學生注入某種立場。這是我們在Pomona嘗試達到的,有不同背景、不同意見在課室和宿舍互相交流。

「校園也有保守派的學生。很多人告訴我,作為保守派,他們覺得這裏的教育很珍貴,因為可以受到不同觀點的挑戰。他們歡迎討論與爭論,覺得是正面的教育機會。」

社會愈趨兩極,讓學生尊重不同意見或許是最重要的一課,

我覺得要以身作則,好的教員進到課堂不會只給予一個觀點。如果課室中只有一種意見,就算教授也是這樣認為,他要故意作出不同的論點。

今屆立法會最年輕的兩位議員羅冠聰與游蕙禎,不約而同來自嶺南大學,Oxtoby就說,不覺得博雅教育的理念與學生從政有太大關係,

我們鼓勵學生去質問、挑戰現況,鼓勵他們參與公共事務。但除此以外,我不覺得兩者有太大關係。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