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綫主播辛酸血淚史 余浩宗:好討厭我間公司

職場 17:40 2016/10/25

分享:

大台無綫新聞部向來被稱為「CCTVB」,「河蟹化」的新聞報道不旦令觀眾及網民反感,更令為其效力的小生花旦相繼離巢跳槽。究竟CCTVB對員工是怎樣的苛刻無理?來看看以下5位主播的辛酸血淚史!

余浩宗

昨日(24日)無綫主播余浩宗在24小時新聞台出鏡時, 被發現雙眼通紅,幾近落淚。據知余浩宗已經辭職,疑因花哥(新聞部總監袁志偉)不滿他的新髮型,因而把他調返通宵更,直至離職為止。本應在下月中才離職的他,在完成節目後更向傳媒表示因眼紅而被即炒。

壯志未酬身先死的他在Facebook大吐苦水:

我好鍾意我嘅工作,但好討厭我間公司,我寧願畀錢早啲走。CCTVB呢間公司果然唔係浪得虛名。從來未試過咁委屈,如果見到我今日報報下喊唔好咁驚奇。

【延伸閱讀】TVB男主播髮型不能是是但但!

葉昇瓚

另一位因髮型而「出事」的男主播葉昇瓚,因出鏡報了一節新聞後,被花哥發現髮型不適合出鏡,故急召黃紫盈頂替,帶出背後疑被另一女主播張文采欺壓的是非,爆出「流淚事件」。

風波過後,已離職的葉昇瓚亦曾於受訪時解畫,自己為何被「花哥」換走,

因為我當時髮型有啲層次,一枝枝咁豎起,咁老細就唔係咁鍾意。佢鍾意一塊好整齊咁樣,好貼服咁樣。

可想而知,大台對員工的要求有多嚴格!

陳珍妮

曾經將國家總理李克強「口快快」講成李克勤的陳珍妮在離開無綫後,於去年書展推出新書《TVB新聞部血淚史》,她在書中自序稱:

畢竟服安眠藥才能度日的歲月,烙印太深。

又指「再留下,我會生癌的。走吧」!

當時入職只有$11,000的她只能夠在淘寶買平價套裝,但上司卻偏要她幫襯其私人髮型師。她更指入職時因與編更主播不相熟,故此往往編她在較差的時段當更!她在書中控訴:

大台徹底摧毀並改造我的價值觀。

【延伸閱讀】老細要你走的真正原因:睇你唔順眼!

柳俊江

柳俊江於2010年離開無綫新聞部,離職時任資深記者。柳俊江離職時曾於fb撰文,控訴任職8年的公司種種,透露離開無綫新聞部時,每一位同事握手道別都向他說:

恭喜,你甩難了。

柳俊江形容,近年無綫新聞部記者淪為「車衣女工」,新聞部管理層對每日的新聞早已有一套「看法」,記者很多時被要求「照單執藥」,「老細話要呢個BITE」、「老細覺得係呢個ANGLE」等等的說話不絕於耳。他更認為新聞的取向已不中立,新聞部太一言堂,老闆的意見太強勢,下屬沒有人敢反對。

黃紫盈

「流淚事件」主角,無綫新聞女主播黃紫盈,於報道新聞時在幕前垂淚,據傳是因為被另一女主播張文采欺壓所致。事緣本應出鏡的葉昇瓚被花哥批評髮型出事,故急召黃紫盈頂替,張文采本答應頂更,後卻反口更以「Senior」身份欺壓黃紫盈。

事件觸怒新聞部高層袁志偉,黃紫盈一度被調到深宵時段報新聞,及後更被迫令放大假。「被放假」的黃紫盈於Facebook發帖,自喻被木板擊中的汽車,暗喻自己無辜受牽連,再以王昭君「秉性正直……對這班小人的鬼蜮行為略知一二」自比,暗諷大台。

馮堅成

於無綫任職長達15年的無綫體育新聞主播馮堅成,當時在facebook發表離別感言,說因夢見已故體育新聞主播伍晃榮,自覺沒有守住對方交託的體育「最後防線」,故希望向對方道歉,更留下hashtag「#體育也有貢獻」。

據外界解讀,此番言論除了是諷刺發表過「體育無經濟貢獻」言論的特首梁振英,亦有人估計是暗批一直被指要求縮減體育新聞報道時間的總監袁志偉。

【其他熱話】深水埗籠屋變「太空艙」 月租3500包冷氣WiFi

【其他熱話】日本超靚幼稚園 廁所靚過Office

【其他熱話】公屋富戶是終極人生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