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小一也補習 催谷成績何時了

City 08:00 2016/11/02

分享:

(資料圖片)

作者FACEBOOK專頁

有補習名師網上宣傳小一中文補習班,部分屬非真人教授的視像班,引發議論。補習社為谷生意,初小學生也變重點目標客群,從小補到大,催谷成績何時了?

小學生拿80幾分是太低了?本港一名大型補習社的中文補習名師,以此做宣傳,上周在網上發文指,部分小學生在中文科「只」拿80幾分,連家長也覺得說不過去,更要擔心分數之後每況愈下,跟著他力推自己將新開的小一、小二中文常規補習班,變成網絡熱話。

雖然沒有90幾分、滿分,但80幾分也是高過合格線不少,被評為低分,已被網民斥給小學生的壓力太大,且其中文常規補習班,目標是6、7歲的小孩子,大部分還不是現場教授,而是像現行不少應付高中公開試的補習班般,僅透過熒幕看錄製的影片學習,更有不少網民斥,6、7歲小孩根本難有足夠的專注力接受1小時的影片補習課,更基本的是,年紀這麼少的小孩,真的需要補習?

事實上,現今的補習社也是向年紀愈小的孩子埋手,大型補習社也漸把業務範圍擴展至小一、小二,何止中文,小學的常規英語、數學課程也有,更甚是只操卷的補習班,又或全科補習、IB補習都有,小學生補習愈不見得稀奇。

此並不奇怪,既是補習社本來就競爭激烈,且在現今生育率低、少子化的情況下,雖然家長肯花錢,但客源始終愈來愈少,若補習社只做中學生生意,根本僧多粥少,開拓新客源成為各補習社的盤算,設計課程給更小的孩子,多賺一筆;而另一邊廂,偏偏又確有一大班家長,深怕孩子只拿80幾分,就是落後於人、說不過去,有這些家長迎合,自然一拍即合。

類似的情況甚至不止在本港,內地、台灣、南韓等帶着嚴重催谷成績文化的亞洲社會,同樣出現,有地方確想禁止,遏抑這風氣,在北京便在2010年起發出行政命令,禁止小學辦課後補習班之餘,更要求學校主動勸導家長,不要盲目去私營補習班。

只是有用嗎?莫說北京只是勸導,家長可以不理會,上月更有報道指,當地不少小學生在周末,更要補足一整天,風氣不減。

若然在本港,相信也會類似,正如現行有不少家長,早已不惜工本找不同的補習社、補習家教,為年紀小小的孩子補習。

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在2014年的調查顯示,35%的初小學生在課後要花多於1小時來上補習班,大部分人都睡眠不足;小童群益會去年底公布的調查指,68%受訪小學生有補習,相較於12年前的同類調查,增加16個百分點(見表)。

本港功課已經不少,還要補習,無論是對身體或心理,都是負荷,要為孩子減壓、減低此現象,學校與家長都有責任,其一是部分學校的功課太深、程度太快的問題,部分連成年人都覺得難,自然會加大補習的動機。

但當然,另一部分更是掌握控制權的家長,若孩子真的趕不上進度,以補習作為補底,並無不可,只是如今不少家長根本不為補底,而是要把孩子在起跑綫拉前、勝過他人,但此不單偃苗助長,且從小一起就要開始贏在起跑綫,又要補習到幾歲?

不少補習社的宣傳語句總會說社會競爭大,不補習就會輸、太遲等,可是若因補習令孩子失去學習樂趣,甚至沒有了動力,最後只贏在起跑綫、跌在中間綫,更會輸在終點綫,還不是得不償失?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