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特朗普爆大冷 民調還可信嗎?

City 08:00 2016/11/10

分享:

作者FACEBOOK專頁

繼英國脫歐後,民調專家再滑鐵盧,因特朗普爆冷,完全推翻選前預測。民調已不可信?在這兩次世界大事中,偏偏都有受訪者不願說心底話、抽樣局限的問題,民調結果也變離地。

美國大選,全球一地眼鏡碎,民主黨的希拉莉,選前民調領先4%、遭輿論指90%極大機會勝出,人人看高一綫,但最終結果卻是相反,共和黨對手特朗普取得勝利。

無論是佛羅里達州、賓夕法尼亞州還是北卡羅萊納州,選前民調皆一直顯示希拉莉領先,但結果在這些搖擺州份,笑到最後的卻是特朗普。

民調失準的情境,更令人想起今年6月的英國脫歐公投,當時的媒體、民調專家,一樣押注留歐,雖然估計票數會吃緊,但也預料留歐派會小勝,惟之後卻真的出現黑天鵝,脫歐派的得票率達到52%,比留歐高出4個百分點。

事實上,脫歐公投失準後,民調專家亦已作大量檢討,但為何到了這次美國大選,錯誤再一次發生?民調再不可信?雖然專家也想修正,但無論在脫歐或是今次大選,民調的局限亦一樣出現:

首先是為數不少的受訪者,不願在民調時說心底話,尤其是偏向特朗普的支持者。為何會這樣?此因特朗普本來形象已不佳,至大選之前更是爭議頻頻,大談要踢走墨西哥移民、為反恐要拒絕穆斯林入境,又被翻出貶低女性言論的舊錄音等,完全站在被媒體、社會精英譴責的道德低地,支持者要向他人開口承認支持特朗普,也感到有壓力。

但他們不見得拋棄特朗普,尤其是特朗普的反移民、反全球化立場,確擊中不少選民心理,為數不少的隱形支持者,只是變沉默,在民調時不說真話,到了不記名投票,才表達真正取向。

此就有如在脫歐公投前,當地一名支持留歐的女議員,疑遭脫歐支持者槍擊死亡,電視台CNBC報道,這件事令其他的脫歐支持者,一時間變得沉默,聲勢全傾向留歐派。

其次更是民調抽樣的局限。為何有局限?其一是民調要找受訪者,雖然盡量希望尋找不同階層者,但往往也難如所願,其中工時長的低收入、低學歷階層,最容易受民調所忽略。

但是,在美國大選又好、英國脫歐也好,低薪水、低學歷者,偏偏更傾向特朗普、脫歐,據《紐約時報》調查,沒大學學歷的白人中,67%支持特朗普,但民調未必能反映到他們的意向。

另一局限更是,即使在民調表達支持的人,不見得就會真正投票,最後「消失」了。公投脫歐後,英國當地輿論檢討為何民調與實際結果偏離時,便發現在民調中,留歐派倚重的年輕人,到了實際投票時,年輕人的投票率卻不高、消失了。

此在今次美國大選亦可能一樣,民主黨的支持者之中,雖然不喜歡特朗普,但對於希拉莉,也不見得堅實支持,尤其在民主黨初選時,另一競選人桑德斯更受年輕人歡迎,到了實際投票時,最終選擇缺席、拒絕含淚投票給希拉莉者,可能也不少。

民調出現缺陷,如何解決?例如有說法指,既然在爭議話題之上,會令受訪者不願表明真立場,尤其在面對真人或電話訪問員時,更會受此影響,倒不如多透過不經人手的網上問卷,能夠得出較準確的答案。但就算走向電子化,民調抽樣的局限,其實也難改變,變準確的難度甚高。

惟今次美國大選亦反映,特朗普反移民、激進反恐的立場,雖然很多選民明知道是政治不正確,但其實不少人的心底裏,也是甚為支持,可能這更加是全球社會的警號。

 

美國大選支持兩極

現任總統奧巴馬:在8月公開宣稱特朗普並不適合擔任總統,認為比其他共和黨人當選,更難令人接受。更曾於電視節目上諷刺特朗普,指他不會當選總統

歌手Lady Gaga:選前替希拉莉站台助選,指特朗普是她見識過最臭名昭著的惡霸。她昨到紐約特朗普大樓舉牌抗議。

香港富商羅康瑞:3月接受訪問時,認為美國人有足夠智慧,不會選出特朗普成為總統,更戲稱若特朗普當選,將會移民火星

斯洛文尼亞哲學家齊澤克:著名左翼哲學家齊澤克,在大選前數日接受傳媒訪問時,稱若自己可投票,將投給右翼的特朗普。他認為希拉莉是更大的危險,但特朗普當選卻有帶來轉變的機會

俄羅斯總統普京:普京被視為與特朗普友好,在6月曾稱讚特朗普為出色的人。在去年普京也曾稱讚特朗普活潑有才華,認為自己與他相處得來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