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黑:我家的貓貓

City 03:00 2016/11/17

分享:

我和家貓同居已經八年了。

牠一生幾乎每天都吃着相同的食物,喜歡玩的毛毛棒自牠被收養那天開始,一直不離不棄,玩到今天還是津津有味,沒有別戀過其他。白天我外出時,牠自己睡,我回來後,牠便開心抓地板,偶爾咬咬人、偶爾撒撒嬌。我會跟牠聊聊天,問牠今天過得怎麼樣?前世是甚麼?為何今世要做貓?和牠研究今晚我煮甚麼吃?問牠喜歡看韓劇還是動物片?其實牠甚麼都愛看。只要有人陪伴左右,牠便會乖乖的不煩你、不糾纏、不鬧脾氣,安心地過牠的活。

像這樣簡單的生命真的不可思議。八年來,沒有要求過改變生活或食用,沒有抱怨或投訴過甚麼,也沒有七年八年十年之癢需要相處冷靜期,更沒有要求穿新衣、換新床,舊的破的都沒所謂,反而更戀戀不捨。有客人來喜歡牠,牠會洋洋得意地親近對方,討人歡喜;沒客人來也沒所謂,有我懂得欣賞牠的好已足夠,沒有自卑、沒有強迫症、沒有執着甚麼。懂得自己拉筋做運動,會和自己的尾巴玩自得其樂。牠從不刻意聆聽你,你在牠耳邊嘮嘮叨叨,牠倒沒反感,給個「不理解你們人類怎麼那麼多煩惱」的表情便是。你的負能量不會傳染牠,牠的正能量卻給你無限的滋潤和安慰。

要修到甚麼境界的人才能像貓貓的修為,存在本身已是自足體,令人感到安心和溫暖?甚麼心態的人,才能像貓貓一樣,不用追求多變化但又矛盾地害怕無常?甚麼心胸的人,才能像貓貓一樣,不會計較你的樣貌和人格的好醜,一心只求安安靜靜地和你互不干涉,自由自在地相處過日子?

貓教曉我最重要的智慧不是甚麼,而是牠自足和無求的修為,願意跟你建立獨立地親密的相依關係。

文章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原題為「我家的貓貓」

撰文 : 素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