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斷言不懂言語溝通 夫婦陪女兒跨過自閉障礙賽

親子 12:34 2016/12/19

分享:

隨着識別工具的改進﹑大眾意識的提升,香港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孩子愈來愈多,2014年數字顯示,全港中﹑小學及幼稚園中有逾六萬名SEN學生,很多家長甚至覺得SEN孩子「梗有一個係咗近」。

這群孩子除了需要接受訓練及治療,更需社會的理解和接納,而父母就是孩子最重要的支柱,因此讓爸媽理解和接納SEN孩子,是這場障礙賽的起點。最近社聯便推出了一個為SEN家長而設的全新網站,集合了專家智慧﹑社區資源與同路人分享,沿路打氣同行,值得家長留意。

「你知道英文family (家庭) 這個字有甚麼意思嗎?就是father, mother, i love you (爸媽我愛你)。這張評估報告,是family裏的new page (新一頁),比結婚證書更重要,正正考驗兩夫婦有多愛對方,多願意為家庭付出。」自閉症女孩的媽媽鄭太說。

女兒文茵今年19歲,會下廚、攝影、書法、甚至寫甲骨文,寫作及繪畫更屢獲殊榮。這場障礙賽,鄭太三口子足足攜手走了十幾年,如果沒有愛,文茵肯定不是今天這個樣子。

小時候的文茵不會說話,非常固執,經常『五體投地』,一天到晚發脾氣,亂衝亂撞,大叫大嚷,認知能力低,社交能力更低。後來才知道,這全是典型自閉症的徵狀。

十萬公噸眼淚過後,鄭太形容,當時眼前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繼續,一是放棄,「後者做唔出,兩公婆只有咬緊牙關跟她走下去。」

驚心動魄的場面,至今仍歷歷在目,

那時真的好淒涼,兩夫婦本想好好享受假期,帶文茵去搭船,她卻嚷著去跳海,我倆像玩摔角一樣,把她夾回來。

公眾的目光他們都見慣不怪了,反正大有比這更難受的,

文茵一歲半確診,在等候入讀特殊教育中心期間,我們見過言語治療師,她竟建議文茵用『溝通簿』,說以後文茵想食飯,就給我一張寫有『飯』的溝通咭就行了。

對方斷言,文茵這輩子都難以用言語跟別人溝通,也暗示爸媽不用花費心力了。既憤怒又心痛,但鄭氏夫婦沒認命,加緊回家訓練文茵,結果,入讀小學前的文茵,已能講又能寫。

「最感動是她三年級時,有天放學回家,告訴我帶回校的魷魚給同學搶了。我開心到不得了。堅持教她講說話,就是怕她不懂向我們訴苦,只把話憋在心裏,那就太辛苦了。所以,那天我即時給爸爸打電話,不是心痛那魷魚,而是想告訴他,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所以說,夫婦關係非常重要。湊大一個小孩,絕不是一個人可以做的事。自閉症又如何?我們就讓她在自己的範圍內做到最好,每個人都追求健康、快樂,文茵也一樣。我們做父母的努力input(投入),她總有一天會output(有成果)的。」

【其他熱話】 確診SEN非世界末日 龍怡媽媽的故事

【其他熱話】 美貌與智慧並重 她們是如何養成的?

【其他熱話】 檸水 VS 菜蜜 中醫教你揀茶餐廳潤喉飲品

文章獲來跑一場親子障礙賽授權轉載。

撰文 : 楊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