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拍《長城》:我怕甚麼?【有片】

休閒 16:16 2016/12/29

分享:

劉德華主演張藝謀新作《長城》,講宋朝年代一隊朝廷禁軍於萬里長城力抗史前巨獸,香港觀眾期待劉德華跟麥迪文「中西版劉建明」鬥戲,內地上畫雖然賣座,但口碑懸殊,以文藝片起家的張藝謀,以至天王級的華仔坦言能放下過去包袱,問題是,觀眾又能不能?

《長城》屬荷里活製作,由曾出品《哥斯拉》(Godzilla)及《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的 Legendary Pictures 所投資,編劇監製都是美國人,把怪獸片類型放在中國古代背景,加入劉德華、彭于晏、張涵予等華語明星,是一次中美合作的商業大片,也是張藝謀覺得最有意義的地方。

劉德華戲中演無影禁軍之一,職責有如科學家,專門研究饕餮的弱點。

張藝謀坦言這是「爆谷」電影。

這是中國電影首次針對外國市場而拍,一開始就設定為一齣爆米花(爆谷)電影,是給全世界的年輕觀眾看,打怪獸都是年青人口味,沒有老人家打怪獸吧(在旁劉德華笑道:「我想看。」)因此跟荷里活的共識是不要太深太複雜,在兩種文化中求同存異。

【延伸閱讀】麥明詩十優女神 失戀後讀書更專注【有片】

睇劉德華打恐龍

魔幻題材都需要出現英雄角色,劉德華戲中統領五軍,對抗史前妖獸大舉進攻國土,過場轟烈悲壯。華仔這樣界定東方英雄:

回看長城的歷史,很多時都是人類用血肉之軀對抗外敵,即使今次是魔幻題材,但裡面的角色始終是人,沒有超級英雄的出現,最後會流血、會犧性,跟荷里活的稍為不同。

電影裡的怪獸,原型來自古籍《山海經》中國四大凶獸之一饕餮,貪吃無窮,如蝗蟲過境。張藝謀很喜歡當中的喻意:

饕餮有貪嗔癡的意思,代表著人性的弱點,可以有發大的發展空間,我很高興外國人選了這種中國傳說中的古老生物,只在牠的外形上有要求,就是不要太過中國神話如《大鬧天宮》那種模樣,希望可以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得懂,現在的樣子更近似《侏羅紀公園》中的暴龍、速龍。

即是觀眾可以理解是劉德華跟麥迪文一齊打恐龍!至於導演如何評價兩位巨星?張藝謀跟華仔怎樣去看創作人的包袱,去片聽他們解說。

人要活到老學到老

《長城》在內地已突破六億人民幣票房,評論肯定其娛樂性,另一方面也質疑張藝謀是否從此不再拍攝其起家的文藝片。

華仔指今次拍魔幻題材,最新鮮是要跟想像中的怪獸演戲,直到上映才知道其真貌。(攝影:陳智良)

【延伸閱讀】講戲Fun:2016年遺珠電影咪走寶【有片】

張藝謀指一個導演放下包袱是最難的。

這關乎勇氣,像我要拍這樣的商業大片,首先就不要在乎別人的評價。你不要太珍惜羽毛,不要太在意姿態,把自己困了在一個小小的範圍,就永遠學不到新的東西。演員也是一樣,像他們(麥迪文劉德華)來拍此戲,也要放開心思,去接受新的事物,這樣才會更意義。

無論是劉德華或張藝謀,已經是國際級數的名字,要放下包袱,真的容易?張笑道:

只要決心做就容易,想來想去才會放不下,我是拍文藝片出身,一拍商業片就被罵,兩條腿走路,應該要有不同判斷標準,反而現在像別人放不下包袱,常說多元,包容,說來容易,做起來才難。

華仔揚言跟麥迪文合作未夠喉。「如果可多拍我們東西方如何合作就更好。」(資料圖片)

華仔覺得一個演員到最後需要的,只是自己跟自己的認同。

我們是做了對的事,還是該做的事?如何選擇的結果,是不能知道。好像外國媒體問我如果此戲不成功怎辦?我覺得已做了新的嘗試和取向,這一次不成功,就下次再來,我怕甚麼?難道我跑不贏就不跑?從來沒在一百米賽事勝出就不再練習,一定要練習,總有一次會成功,但首先要自己準備好。

【其他熱話】陳展鵬的高低起跌 做過地盤工的視帝

【其他熱話】全球百大美女榜 邊位排第1?

【其他熱話】脊柱側彎愈早治療愈有效 脊醫教3招在家療法【有片】

撰文 : 陳家昌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