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鼠、狐狸、兔子的災難 拒絕血腥皮草!

休閒 17:37 2016/12/30

分享:

Fur is Dead! 從今以後謝絕穿上皮草。

科技發達,資訊日傳千里,叫我們知道好些衣服的出處非常殘忍,要說的當然是皮草。皮草製作殘忍在於沒有宰殺動物的情況下,活生生將它們的皮毛剝下,看到這樣,要滿足「獸慾」,不如選擇愈生產見美麗的假皮草,護生由今天開始,一切還是未遲。

早前在紐約 Soho 區,加拿大羽絨品牌 Canada Goose 旗艦門外聚集了愛護動身人士抗議,原因是品牌的羽絨大上的皮草是採用被虐待動物的皮毛。(攝影:何偉雄)

皮草在 8、90 年代被視為碰不得的禁忌,穿上皮草大衣在紐約和歐洲招搖過市,分分鐘兜口兜面吃蛋榚和雞蛋,電視劇《Sex & the City》中的 Samantha Jones 穿上皮草大衣出席紐約時裝周,面龐就吃了一記蛋榚,就正好反映 10 多年前普世的價值觀痛恨皮草製品,但今天似乎穿皮草的氣勢將護生這課題狠狠地壓下。

有人將這責任歸咎於美國版《Vogue》主編 Anna Wintour 身上,這位「穿 Prada 的惡魔」經常穿上皮草大衣出席公開場合,結果她在 2005 年出席巴黎時裝展遇上「意外」,在途經時裝展的公園裏被愛護動身組織送上蛋榚一個。

可惜的是,一個蛋榚沒有令她改變對皮草的立場,因為她知道龐大的廣告商如 Fendi 和 Marni 等時裝品牌不會容許這事發生(兩者都以生產皮草起家),在商業和護生之間,動物又再成為犧牲品。

當然,我們沒有理由將皮草的回歸全責任歸咎於一個人的身上,或許就正如皮草大享 Bo Manderup 曾說,皮草之所以能夠捲土重來,金融危機是一個契機,因為大家都著眼於如何復興經濟,那麼皮草這產業便可以振振有詞再次掘起。

2005 年巴黎時裝展期間,Anna Wintour 因為穿上皮草而被 PETA 組織請食蛋榚,可惜此舉並沒有令她日後停止成為「穿皮草的惡魔」。(網上圖片)

持續鬥爭

隨著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皮草進口國(香港是最大的皮草出口地和交易中心),今年,更可怕的是發生,皮草除了以往被大家認知從貂鼠和狐狸等珍貴的物種取得外,兔子更是重災區,更甚的是本地街頭販賣可見的毛球吊飾,經早前新聞圾道原來有不少來自我們身邊貓和狗的皮毛(愈是便宜的貨色,機會就愈大),要阻止這一場動物災難,已經刻不容緩。

可幸今天還有一些跨國性的國際時裝品牌加入停止生產的大軍,例如 Giorgio Armani 和 Hugo Boss,他們已經向外間宣布不再生產皮草。

今年秋冬 Moschino 最叫愛護動身人士鍾愛,整個系列由服裝到配飾都用上了 faux-fur,效果媲美真的皮草,證實大家不須殺生都可以靚足一世。($11,500 / 圖片由 Moschino 提供)

英國品牌 Shrimp 主力生產 faux-fur 服裝,值得大家支持。(約 $6,040 / www.net-a-porter.com)

另一方面,Faux-fur(人造皮草)的出現,亦給消費者多了一個選擇,當中由英國設計師 Hannah Weiland 主理的時裝品牌 Shrimp,就是專攻 faux-fur 市場的品牌,品牌的大衣手感與真正的皮草不相伯仲。

縱使如此,似乎 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和愛護動物人士對於時裝品牌生產皮草仍然是一場沒完沒了的鬥爭,就像「老佛爺」Karl Lagerfeld 說:

只要人類還吃肉,這種爭吵就沒有意義。

是否真的沒有意義?我相信未必,只要大家都願意行前一步,就會愈多動物有生存的機會。

副線 MICHAEL Michael Kors 的藍色皮草大衣其實是貨真價實的 faux-fur。(約 $3,030 / www.net-a-porter.com)

今天 faux-fur 的像真度和保暖程度已經和真皮草不相上下,圖中的 faux-fur 頸巾來自 J.Crew。($980 / 攝影:曾有為)

近年不少女士喜歡在手袋上加上毛球吊飾,市面上有不少用了兔毛,但 J.Crew 的 faux-fur 毛球更是便宜,而且絕不殺生。($180 / 攝影:曾有為)

【其他熱話】2016 年娛樂圈10 大衣著災難 G.E.M 是天后級

【其他熱話】港設計師打造眼鏡品牌 人手打磨牛角鏡框

【其他熱話】港青棄高薪創業 「圓」美行李箱突圍

【其他熱話】萌兔掛飾大熱 你在輕撫血腥真兔毛

撰文 : 何偉雄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