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農曆新年將至 小販牌重發無期?

City 08:00 2017/01/23

分享:

作者Facebook專頁

俗稱「棚仔」的深水埗欽州街臨時布販市場新年後將要清空,麥花臣新年熟食墟市又胎死腹中,食衞局剛過去的周末承諾審慎重發小販牌,只是未知會否再成空談。

港府缺地,不斷見縫插針式起樓,收回欽洲街地皮起公屋,可算有求於布販,卻未有善待他們。70年代末,汝洲街布販早讓路予鐵路,遷入欽州街臨時市場,一留39年;今天布販再遷至通州街臨時街市,即使拿取官方兩年八折租金優惠者,月租仍達2,000、3,000元,跟往昔僅須每月替牌主支付350元牌費天壤雲泥,大部分檔口揚言「死守」。

通州街臨時街市正因設計問題,不便居民購物,才丟空多時,政府將布販搬到所謂「死場」,再收取市值租金,布販生計成疑。參考新加坡,當地官方小販中心約4成攤位獲政府資助,不少留給「上樓」的街邊小販,乾貨攤位租金也不過介乎56至184坡元(約304至1,001港元)。

新加坡和香港都曾試過小販成行成市,只不過前者承認其經濟價值並加以規管,但香港則靠老牌主離世來取締小販,尤其流動攤檔。本港及至80年代末仍有約2萬個小販,前市政局及食環署不斷以衞生等原由收回牌照,09年才再度發放以固定小販為主的近300個牌照。截至前年底,本港僅剩餘5,700個固定攤位和430個流動小販牌,大概僅及獅城四成。

部分棚仔布販因無牌以及被指雙重登記未獲官方安排遷移,但他們沒有牌照的主因又是官方拒發,食衞局面面對「雞先還是蛋先」的邏輯問題。荃灣原為鐵皮檔的鱟地坊2013年重建成小販市場重開,政府基本上只認小販牌出租檔口,僅持助手牌都不成,結果門庭冷清,通州街街市恐成翻版。

放眼全港,女人街、廟街、圖章街等不少吸引中外遊客的旅遊景點,都靠黃格仔或固定小販牌照持有人營運,政府或議員不時提出要將深水埗發展為媲美首爾的「港版東大門」,更應盡力保留每個特色市場。事實上,韓國政府深明自家優勢,早年力推東大門附近增設夜市,專賣潮流時裝,但為了減少擾民,該市場僅於周五、六晚限時營運。

比起管理流動熟食小販時須顧慮煮食安全、食物衞生、佔據公眾地方等眾多範疇,固定乾貨小販本來已較易管理。而且,小販除為居民帶來廉價產品與服務以外,其實更是社會的安全閥,當經濟不景,大批打工仔失去飯碗,即可馬上轉當小販維持生計,減免政府福利負擔。即使當今網購盛行,未熟悉高科技的年長一輩,仍是找個地方當小販最為便捷。

棚仔獲本地設計師、學生鍾愛,原因不少,布料款式多而廉宜,富人情味的布販常傳授製衣貼士,令遊人如鯽,甚至招徠海外遊客。早年花布街布販遷入西港城,早已失卻不少買家,政府再不認真檢視小販政策,棚仔或更多主題市集,勢隨重建湮沒於歷史洪流裏。

各地小販管理政策
台灣︰
80年代起規管街頭攤販,遷入政府公眾街市,外判管理攤販任務予攤販成立的攤販協會,讓他們自行管理,政府則負責監察。台北當局要求觀光點、重要街道或市場200米內不得擺檔,而小販要負責打掃地面、水溝及厠所等衞生事宜。無牌街頭攤販只要不太阻街,政府一般寬大處理。

新加坡︰
70年代開始將街頭小販逐步遷入政府興建的小販中心,擁基礎設施和配套,改善了經營環境。其後政府更推出違例扣分制,小販觸犯公共衞生法例會扣分,嚴重者可吊銷牌照。攤檔設分級制,按衞生條件為攤檔分成四級,讓食客知悉小販等級。

南韓︰
首爾把夜市訂為推動旅遊的重要政策,去年初在市區四個熱鬧地點,包括東大門、汝矣島漢江公園、沐洞里體育館及清溪廣場,設立以小吃、手工藝品,以及潮流時裝等為主題的夜市。不過夜市並非常設,僅在特定日期營運。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