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工睇三級片患情緒病 男人之樂還是男人之苦?

職場 13:26 2017/01/26

分享:

警隊一哥盧偉聰日前透露,警方內部的審核追蹤(internal audit trail)機制揭發去年有逾百名警務人員,包括有高級警司,涉嫌在辦公時間以辦公室電腦瀏覽與工作無關的網頁,部分含色情成分或跟股票投資等有關,警方內部調查科已展開調查。不過,返工時間看色情片也可以是工作一部分,其中淫褻物品審裁處的審裁委員正是可以「奉旨」返工看色情片。

【延伸閱讀】返工時間睇色情片 淫審處日薪800元請審裁委員

淫審處會招聘審裁委員,日薪800元,但現任淫審處審裁委員林兆彬向TOPick表示,自己任期已過2年,暫只參與半日的評審工作。林兆彬指,當時的工作為出版社在刊物出版前預先送檢,委員需看多本色情書刊並為其評級,法官會為委員提供指引,委員在評定後需填妥表格簡單解釋原因及簽署。他坦言,自己較少看相關書刊,「第一次看有少許震撼」,亦會有少許不安。

然而,每天上班看色情片,亦不如外人所想那麼美好,更可能會患上情緒病,影響工作及生活。美國有兩名員工因工作需長時間看色情及暴力影片,因而患上情緒病,其家屬去年底更提出訴訟,要求賠償。

這兩名微軟前員工Henry Soto 和Greg Blauert,本來任職於微軟「網絡安全組」,負責審批經軟件自動辨認的色情和暴力影片,再將影片匯報至美國有關政府部門。事實上,美國在2008年立法,規定科技公司定期報告兒童色情及各種罪行的網上內容。

據外媒報道,案情指兩名員工因長時間審視大量涉及嚴重血腥暴力、兒童色情、性侵犯等內容的照片及影片,令他們出現各種情緒問題,更患上創傷後遺症,需接受心理醫治。

微軟「網絡安全組」

案情透露,Henry Soto自2008年於微軟工作,一開始在不清楚「網絡安全組」的工作性質下,被派到該組,一做就做了近3年。除了負責偵查各種潛在罪行及犯罪團體活動後,更需每天審查數以千計的色情和暴力內容。Soto代表律師又指微軟方面亦未有提供足夠情緒支援。

Soto初時未有發現問題的嚴重性,但就開始出現各種幻覺幻聽、人群恐懼、失眠、發惡夢、焦慮、腦海時常浮起色情和暴力片段。另一嚴重徵狀是他無法接近小孩,包括他的兒子,影響親子關係,亦不能看到刀及電腦,否則會刺激病情。

其後他向精神科醫生救醫,證實患上創傷後遺症(Post-traumatic Streee Disorder,簡稱PTSD),並獲申請病假。其後Soto曾轉到其他部門工作,但最後離職。

打機減壓反被投訴

另一位原告 Greg Blauert自2012年起任職「網絡安全組」,同樣需每天審查兒童色情、成人色情、暴力等照片及影片,出現發惡夢、焦慮、幻視、突然大哭等徵狀。他向上司求助時,上司們只叫他行個圈、或是打遊戲機減壓,但之後卻被指只顧打機不工作。

Blauert在2013年證實患上創傷後遺症並申請病假,他無法在電腦收看任何有關兒童的內容。案情續透露,兩人正向微軟索償,並希望改善其部門的心理健康計劃,如每周提供註冊心理醫生的心理輔導等。微軟則否認指控,但指會把員工的身心健康放在首要位置。現時案件仍在審訊階段。

【其他熱話】80後阿翔從香港踩單車到非洲:旅行可以是夢想

【其他熱話】睡眠姿勢大盤點 側睡會加速皮膚老化

【其他熱話】港航大派花紅2.5至3個月 3千員工受惠

【其他熱話】型廚煮出黯然銷魂飯 叉燒秘技收服90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