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灰龕露宿真人真事 揭香港繁華背後的荒謬

社會 19:50 2017/02/01

分享:

本港寸金尺土,樓價飆升,一屋難求,露宿者人數不斷增加,蹤影遍及天橋底、馬路邊,有人入夜後到公屋走廊紮營,有人在高速公路秘位偷生,甚至有人以骨灰龕的樓梯為家。

東區區議員徐子見接受TOPick查詢時表示,早前獲朋友告知,有一男一女的露宿者在柴灣歌連臣角墳場的靈灰閣露宿,且已持續一段日子,決定一探究竟,冀了解他們的現況,並準備兩個睡袋給他們。

他稱,前晚9時許,終遇上其中一名露宿者,當時他正在骨灰龕場樓梯一角睡覺,在冷風冷雨的晚上,僅以黑色膠袋裹身取暖,身旁有一罐尚未開封的午餐肉及一排朱古力。至於另一名女露宿者,則未見蹤影。

徐子見稱,前晚摸黑上山,花了近一小時終尋到該名男露宿者,當時他僅以黑色膠袋裹身取暖。(東區區議員徐子見Facebook圖片)

徐子見說 ,由於該名男露宿者當時已入睡,為免過分打擾,向他送上睡袋及遞上卡片,及簡單說數句「新年快樂」,他便離開。徐希望該名露宿者能在新年更溫暖,計劃本周再度探望他。徐形容,該名男露宿者留有及肩長髮,相信是一名老年男士,操本地口音,精神狀態正常。

徐子見昨晚將尋找該名露宿者的經歷,上載至個人社交網站。他在帖文中稱:

真是想不到,在香港這個所謂的繁華都市,竟然仍有人選擇到骨灰龕場露宿 ... ... 經歷了數次的物資派發,從市區的街道小巷,到現在位於高地的墳場,都有著無家者的蹤影,心裡總是覺得很不舒服,所以能幫一個就一個了。但是,我們到底還有甚麼方法,把這些問題減少或杜絕,不用他們受這些非常人能受的苦呢?政府又會否給他們提供保障呢?我們還得努力了!

早於上月底,徐子見亦在其漁灣村個人辦事處後的走廊,發現露宿者蹤跡,該名露宿者在走廊的水泥地打開了一個露營用的營帳。某日半夜徐前往探望,目睹他正被警方及房署職員驅趕,幸經溝通後,事件得已解決,並得悉房署曾聯絡社署協助安置該名露宿者,但露宿者卻放棄接受。經多番傾談及了解後,該名露宿者最終同意聯絡社署。徐其後在留言中表示,該名露宿者將安排到單身人士宿舍休息。

徐子見早前亦在其漁灣村個人辦事處後的走廊,發現一名以露營用的營帳為「居所」的無家者。(東區區議員徐子見Facebook圖片)

【延伸閱讀】黑暗中走進社區 義工照亮無家者

根據社署數據,截至去年6月,已登記的露宿者有903人,較前年同期的870人增加。社聯的數據亦顯示,露宿者人數近年持續上升,每十萬名人口的露宿者人數由2004年起,一直維持在單位數字,2014年突增至10.9人。社聯認為露宿者人數上升,顯示部分基層人士在無計可施下,被迫露宿街頭。

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主任蔡玲玲表示,露宿者很多時為免被親友們目睹個人困境,傾向選擇偏僻位置露宿:

在香港,不少露宿者都覺得自己已在人生的最低點,很多時候不希望被熟人見到,故普遍選擇在隱藏的位置露宿,如天橋底、後巷及無人的建築物等。

蔡玲玲說,有露宿者甚至會發掘在無任何行人過路設施的高速公路下的隱蔽位置露宿,或在郊區山路「搭棚」而睡,每隔一至兩天下山購買或撿東西。她形容:

這些地區較危險,曾有露宿者因而被車撞倒受傷。我們都發現現在的露宿者愈睡愈偏僻。

她坦言過去未曾聽聞有露宿者會選擇睡在骨灰龕,她推測可能因為龕場有可供食用的祭品,此外,當市民前往拜祭,露宿者或會幫市民清潔龕位附近位置﹑清理雜草等,以賺取少許金錢。

【延伸閱讀】露宿者2年急增14% 6分1是「麥難民」

聖雅各福群會露宿者綜合服務(西安中心)隊長楊雅真認同,有露宿者選擇在骨灰龕場露宿,情況罕見。但她明白其選擇,因大部分露宿者在選擇地方休息時,首要考慮是安全及不被騷擾。

徐子見指出,沒想到在繁華鬧市背後,墳場成為無家者的「容身之所」。圖為找到露宿人士的柴灣歌連臣角墳場。(東區區議員徐子見Facebook圖片)

楊續指,選擇在市區較多人流地方露宿的露宿者,多為方便日常生活及獲取更多援助;而不欲被打擾及以安全為主的露宿者,則傾向選擇相對偏僻的位置露宿,部分甚至因不愛與人交談,或是要避開親友及債主等。

楊所接觸的露宿者中,最年輕的僅24歲,因個人及家庭原因而成為無家者,最終事件獲得解決,重新返家生活。

事實上,本港露宿者人數近年持續上升,根據HOPE全港無家者人口統計行動最近一次的調查,每4000至5000港人中,便有一名無家者。但蔡玲玲相信,實際人數或更多,主因樓市租金上漲,當中更不乏本有居所的露宿者,因被業主加租,未能負擔而淪落街頭,例如有業主將原先月租2000元的板間房,改為「劏房」,僅加設獨立廁所,月租便升至4000元。

綜合蔡﹑楊二人的分析,無家者主要面對以下困境:

  • 支援網絡缺少
  • 與家人關係欠佳
  • 經濟及就業有困難
  • 房屋﹑租金昂貴而未能找尋安樂窩
  • 染有不良嗜好或習慣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指出,現時有8成露宿者皆居於市區,主要集中於油尖旺及深水埗區,其次為港島。他說有少部份露宿者因各種關係,選擇遠離社會,多居於山上,聽過畢架山上有不少露宿者,既沒有足夠露營工具,亦沒有電話。

他稱,不少無家者都抱著「租屋貴過瞓街」的念頭,故即使有條件上樓,仍會第二次、第三次再露宿,情況愈趨嚴重。他又指,近年在市區較難發現露宿者,是由於容易被人打擾,政府又曾圍封及嚴格執行衛生管理,令露宿者感到麻煩,故愈住愈偏僻。

【其他熱話】銀行開工利市大檢閱 邊間豪派$2,000?

【其他熱話】雞兔鼠狗犯太歲 雞年攝太歲攻略

【其他熱話】打工仔絕望真相 新年後幾時先有假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