型男福山雅治專訪:跟時代脫節不是壞事

休閒 16:22 2017/02/01

分享:

一向甚少緋聞的福山雅治,私生活神秘低調,是日本狗仔隊界出晒名「難以捕捉」的藝人No.1,即使與吹石一惠由相戀到結婚再到上年聖誕節前BB出世,始終沒被拍到一張相。

生活在鏡頭、鎂光燈下的福山雅治,其實是專業攝影師,師從日本一代攝影大師植田正治,還於1996至97年暫別娛樂圈,帶着相機出國旅遊攝影。

他更曾以朝日電視台的官方攝影師身份在雅典、悉尼、北京3屆奧運會負責拍攝工作,並出版過《LONDON 2012福山雅治X倫敦奧運》等攝影集。所以福山雅治在《型人狗仔隊》(SCOOP!)扮演攝記都城靜是有姿勢有實際。

都城靜是個挖掘藝人政客猛料永無失手的狗仔隊,並私生活頹廢,酗酒、爛滾、欠債樣樣齊。副老總承諾以高價買下他偷拍的相片,條件是要他帶新手野火(二階堂富美飾)入行。這大膽組合卻連環做到獨家猛料,不但令雜誌銷量屢創新高,還重燃都城靜失去已久的攝記熱情。

野火起初以時裝記者為目標,誤打誤撞下成為《SCOOP!》娛樂版記者。

不做獵物改當獵人

平時福山雅治習慣被記者狂追九條街,今次反客為主飾演追訪名人的攝記,有否令他對狗仔隊有所改觀?且聽他在訪問中分享「不做獵物改當獵人」的感受。

做攝記不單要有拍攝技術,而且要背熟很多背景資料、充分掌握事前情報。不僅是娛樂圈的知識,還要從很多渠道蒐集資料,分析和判斷其準確性,也要認識行家的地盤、查看對方的設備夠不夠火力,如果不做好這些準備的話,非但無法保護自己,更加拍不到照片來交差。

話雖如此,福山笑說仍不會給狗仔隊斟茶。

未試過跟偷拍我的記者好好聊天,因幾乎沒被(成功)偷拍過。我非常留意屋企附近有否可疑車輛,駕車時如果發現後面有車跟着,就會先在路肩停車,確認不是跟拍我的車後才會放心再開車。

《SCOOP!》副總編輯定子(吉田羊飾),是靜舊拍檔兼前妻。

麻甩佬的底線

演慣知性博學沉靜的中產角色,今次要扮演中年狗仔隊都城靜,被譽為福山雅治首個極不討好的「麻甩」角色,連他自己都說接演時充滿好奇心。

雖然大家都說這角色很麻甩,但我卻沒這感覺,可能與我的性格有點相似吧。如我初來東京、出道還沒多久的時候,沒有工作,根本完全不紅,終日無所事事,去到事務所就跟人說肚子餓了,不停敲詐別人拎飯錢,借錢後就走去玩波子機(Pachinko),這樣做很不要得嗎?

但其頹廢鬍鬚男造型仍是「型到核爆」,福山雅治卻笑說自己似怪人般不倫不類。

不夠野性,只怪鬍鬚長得不夠濃密,即使我如何努力想它再長些,都只有這麼多,但我已留了一個月!

我不是那種一下子就能代入角色的演員,要花很多時間摸索角色,惟有靠髮型和服裝幫助,如頭髮再留長一點,終日穿着皮褸襯花碌碌的夏威夷裇。起初不太習慣,但由試造型到拍戲前後甚至回家都以這打扮生活,投入角色。

Lily Franky與福山雅治繼《誰調換了我的父親》後再結戲緣,其角色源是靜的死黨,為他提供大量獨家明星猛料。

與時代脫節 都不會增值自己

戲中,都城靜要帶着新人野火入行、出手收拾其爛攤子,兩代的價值觀、做事方法對比強烈,人到中年的福山雅治,也發現自己跟年輕一代有差距。

就算怎樣想着自己是一線紅人,只要年紀大了終會脫節。我連現在的偶像組合、年輕演員名字都記不入腦了,並非因為出道的人愈來愈多、自己記憶力差了,而是關心與否的問題。

但不覺得是壞事,正因自己有了真正想關心的事情,所以就算脫了節都沒有所謂,不必硬要跟上時代,只要隨便上網、看雜誌,在一定程度知道世界大事、日本情況就可以,最重要是自己最根本的東西沒改變。

福山說演過狗仔隊後,更想嘗試扮演酒吧老闆、餐廳大廚、政治家等。

如果我不是當這一行,可能肚腩都凸晒出來,外形就可能不用扮都很頹廢了,所以做這一行其實是很幸福的,哈哈。

【其他熱話】返工時間睇色情片 淫審處日薪800元請審裁委員

【其他熱話】中式飯局免出醜 餐桌禮儀勿點蝦蟹【有片】

【其他熱話】睡眠姿勢大盤點 側睡會加速皮膚老化

撰文 : 鄺素媚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