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殯儀三代談工作怪事:觸碰先人前要通知聲

職場 13:58 2017/02/21

分享: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一生中的必經階段,但每當大家談及死亡,卻總會視之為一種忌諱。紅磡永福殯儀館的第3代負責人羅偉立雖是一名90後,年紀雖輕,但因職業原因卻要不時觸碰死亡。

他由最低層的仵工做起,既要協助處理遺體,亦要開靈車、抬棺材,甚至需擔任司儀。今日的他已正式成為殯儀策劃人,繼承了祖母創辦的家族生意。

常年接觸死亡,曾否遇上一些難以解釋的怪事?接觸先人又有沒有甚麼細節需要特別留意?羅偉立接受了TOPick訪問,就由他為大家娓娓道來整個殮葬儀式的過程,及箇中種種禁忌……

【延伸閱讀】90後殯儀三代由仵工做起 生人恐怖過死人

接觸先人前要先通知

由往生一刻至入土為安,中國葬體傳統上步驟不少。羅偉立指,接收遺體後隨即就會將其送到殯儀館,然後放在化粧間內,幫遺體清潔、穿衣、化粧。

他強調,向遺體進行每步動作前,均需事先知會對方,

每當觸碰先人前,都要同先人講吓嘢,通知聲先。

羅偉立認為,把對方當成仍在生一樣溝通和接觸是一種應有的尊重,亦是遵從殯儀業界人士對先人抱着「雖死猶生」的理念,「就好似當作幫一位行動不便的公公婆婆換衫般,要先同對方講要抬起你的手」;幫遺體剃鬚時如不小心割損流血,亦一定要道歉。同樣道理,如仵工需要進入靈寢室,亦要先在外面敲門,或揚聲通知將要入內。

進入化粧間後的第一步是清潔。遺體清潔有兩大標準,其一是要令其表面維持乾燥,其二則是不可再有任何血跡在其身上,

要做到睇落好似正常人瞓覺咁。

羅偉立指出,要令遺體表面乾燥,才可開始進行殮葬儀式。但有時面對浸死的遺體,實在難以令其身完全乾透,他就會先向家屬交代清楚,並在棺木鋪多幾層布以吸乾遺體滲出的水份。

私密部位如肛門、下體等部位,亦要妥善清理,確保不留血跡。羅偉立指,曾處理過一些因腸道炎而逝世的遺體,其肛門較大機會留有血跡,亦要為其止血,如遺體持續有血液滲出,則需用棉花塞住傷口。

面對女遺體,男仵工又應如何處理?羅偉立指,如客人要求,亦可改由女化妝師處理潔身、更衣等一切事宜;但如由男仵工負責,他們亦會抱著尊敬的心去處理。

不化濃粧化淡粧

下一步就要為往生者化粧及更衣。不少人以為,化妝師會為遺體化濃妝,面色化至更白,胭脂及唇色則呈鮮紅,但羅偉立指這已屬舊時的做法,現今多以化淡妝為主,務求令往生者面容更自然,因此不會用太多胭脂,而唇色則採暗紅色,「令先人有返血色」。

此步驟完畢後,遺體就會移放至靈寢室內,家屬會安排為往生者打一堂齋,並在靈堂內守夜。

翌日即大殮之日,家屬要進行「擔旛買水」的儀式。古時的做法是由死者的長子嫡孫手執靈旛,走到河邊撒錢,以示向河神買水,再沿路回家,用買回來的水為先人潔淨身體。但時至今日,儀式已被簡化,羅偉立指今日職員會在靈堂附近放一筒水來讓家屬取水,代替以往要走往河邊的習俗。

接著為「掟口」,由家屬將一個一毫子放進先人口內,寓意是寄望對方來世金錢富足,可享榮華富貴。準備妥當後就會讓家屬瞻仰遺容,讓家屬與亡者見最後一面,其後便會蓋棺,鞠躬行「辭生禮」,並正式出殯,步向下葬或火化的地點,讓往生者或入土為安、或化作青煙。

(梁偉榮攝)

【延伸閱讀】像他這樣觸碰死亡的人 遺體防腐師:活好當下的生命

最恐怖的經歷是……

以上為中國傳統葬禮上的基本流程,但羅偉立亦曾遇過一些特別情況,例如因墮樓身亡,屍首分成兩節。遇上遺體不完整時,羅偉立指,會以搬動次數最少為原則,將遺體移放棺木內;如遺體分成太多節,甚至可能需要連同屍袋放入棺木。

但最令他難受的,則要數到遇上屍體發現案的時候。由於多數是因為死者已逝去一段時間,因傳出異味以被人發現,故多數其遺體亦已開始腐爛,「已經爛到認唔到個樣」,故無法再為其化粧。羅偉立亦直言,「陣味真係難接受」,處理屍體時只能以口罩阻擋屍臭味,其後亦會在家屬認人後就立即連屍袋移放在棺木內,並以膠紙封邊,確保沒有氣味洩漏。

當仵工去到屍體現場時,有沒有甚麼禁忌?曾當過仵工一年半的他說,其實多數同行都已任職仵工一段長時間,對各式各樣的情況已習以為常,不會有太大感覺,亦沒有甚麼需留意的禁忌,反而每當抵達現場,均需思考該如何保護自己,避免直接接觸血液,「唔係習俗上的問題,而是衛生上要注意。」他們一般均會穿上防水物料製的風衣去工作。

雖然他本身是天主教徒,理應不信鬼神之說,但亦曾遇上一些難而解釋的怪事。他憶述一次有攝影師進行拍攝工作,碰巧拍攝位置附近暫存了一些骨灰,豈料拍相時相機竟突然失靈,「㩒咩掣都無晒反應」。但奇怪的是,當攝影師一離開骨灰附近,相機又回復正常,回到原本位置又再次離奇失靈。

【延伸閱讀】前救護員憶靈異奇情 勿對死者照片說:後生時幾靚【有片】

朋友與愛侶是否支持?

即使學懂如何努力活著,卻不代表懂得直視死亡。羅偉立坦言,有人會對他避之則吉,

有剛認識的人拒絕和我握手。曾覺得尷尬、失望,但想清楚這不是我的問題。

但身邊亦有一班好友接受他的職業,平時閒談對方亦會好奇他在工作上遇到種種故事,例如是否遇上過血肉模糊的恐怖情況,他亦不介意分享,

不過對方問起先會分享,但不會提及任何私隱資料,通常只講遺體狀態。

至於會否害怕其職業影響自己覓得好姻緣,羅就說目前有拍拖,對方是一個90後,思想較開通,亦接受他的職業,二人感情要好。

佢都好支持我,認為呢份工作係一種專業。

【其他熱話】26歲小風:我愛上的人不分性別【有片】

【其他熱話】兄弟幫的Toy Story 公仔醫生:公仔是一世的朋友

【其他熱話】抛開名校枷鎖尋回自信 讀寫障礙中五生重燃讀大學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