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荒誕現象

職場 12:15 2017/02/24

分享:

「半隊警隊」出來撑警,其實是一次顛覆邏輯的行動。自稱有三萬多人出席,有警員有非警員,台上台下喊口號,卻竟然是「討論專業及業務性質議題」的「特別會員大會」,而不是「集會」,因此不用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平常五十人集會就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公安條例也列明在私人處所有五百人聚集就要申請;甚至有人試過被警察用「非法集結」檢控,而「非法集結」只需三個人走在一起就可使用。警察自己呢,三萬人也不是集會。

警方事後在臉書貼文,指會「為七位同事及他們的家屬提供適切的協助」。七警明明是在工作期間濫用私刑,這絕不是工作的一部分;正如有警察在警署強姦少女、巡邏期間偷拍女孩裙底,被法庭判刑,不知警察又是否會為其家屬提供適切協助?

會不會為其籌「安家費」和支持他上訴?如果瀆職都可得到如此良好對待,這對真正守法專業的警察又是否公平?警隊不與犯法瀆職的害群之馬劃清界綫,還反過來為其撑場,豈非自毁公正執法形象?

有警察指應設立「辱警罪」,其邏輯更是難以理解。設了「辱警罪」是不是七警打人就可以免罪?是不是受到侮辱,警察就可以打人?這跟七警案有何關係?再退一步而言,許多人的工作都會被侮辱對待,像醫護人員、社工、顧客服務員,為甚麼警察就可以有如此特權?

公我贏,字你輸,這就是我們今天見到的荒誕現象。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原題為「公我贏,字你輸」

撰文 : 林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