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盲目行山意外多 攀山教練:獨行最危險

社會 18:35 2017/03/23

分享:

消防總隊目邱少明於馬鞍山吊手岩參與搜救被困行山人士期間,不幸殉職,有山藝教練及現職紀律部隊的拯救員指出,留意到近年行山風氣普及後,不少人一窩蜂行山,卻未有充足準備,「唔識路、無地圖」例子多不勝數,有人穿高踭鞋、皮鞋行山,更多了女生獨自行山,亦有逞強人士行山後因怕狗、怕天黑而報警求助,拯救員慨嘆:

浪費咁多資源,連累其他真正有需要求助人士,甚至犧牲拯救人員生命,值得嗎?

一位經常涉及山上拯救、曾處理過差不多百宗涉及山上拯救事件的現職紀律部隊工作者撰文指出,不少行山人士報案求助的原因通常是受傷、不適及迷路;而中國香港攀山及攀登總會理事及三級山藝教練陳漢棠亦指出,觀察到不少遊人行山的問題,Topick綜合兩人意見,歸納了行山人士發生意外的4大原因:

1. 無帶糧水

陳漢棠指出,不少市民愛「即興行山」,本來可能只行一條20分鐘的路線,行完發現還有時間,又有路牌寫住可前往其他地點,就貿然跟箭咀方向行,根本沒有充足準備及周詳的計劃,導致會愈行愈遠,行到沒有士多、沒有水賣的地方,在糧水不足、體力又開始透支的情況下,渴足全程,容易出事。

2. 不合適裝備

現職紀律部隊的拯救隊員指出,「曾見過有人著窄身厚料牛仔褲及羽絨行山」;陳漢棠表示,不時在周六、日的下午,在山頭中發現「整個裝束不屬於戶外活動」的人,有人穿高踭鞋、皮鞋,更有人着裙;早前他便在大東山、二東山發現不少這類的遊人:

他們完全不知要行多長,也不知道石級原來很高,落差很大,沒有合適的鞋會很易滑倒,甚至扭傷。

【延伸閱讀】向殉職消防邱少明致敬 心意捐款助妻兒

3. 獨自一人行山

陳漢棠表示,最近發現很多女性單獨行山,包括年青或是中年女性、獨自拿著相機的或是山上越野跑,他認為有可能是有些女blogger在網上寫行山心得,令人覺得「好易啫,一個女仔行都得」,但他認為此舉其實極危險:

香港的治安幾好,一個人行山也會安全,但她們的安全感其實是來自治安,沒有想過一個人行山,一旦在山上發生意外,四野無人救援,其實是極危險。

4. 唔識路

陳漢棠形容,行山人士最離譜的情況是「唔識路」便行,他多次見過有人只拿住旅遊書、或撕下雜誌介紹路線那一頁便出發行山,他曾在熱門的旅遊地如北潭拗,有人向他問「係咪呢度行去赤徑?」再追問他們想去哪裡,他們就說想去大浪灣及蚺蛇尖,他表示:

你只是想去一個地方,但你連怎去、路況也不知道,是最離譜的,因為這樣就變得盲目。

而該經常涉及山上拯救的紀律部隊人員亦指出,不少行山人士無計劃行程,對起點、終點及途中補給位置、路線難易度、高低起伏、所需時間、所需裝備等資訊一無所知,甚至是「上網見到其他人行又照跟住行」,導致意外頻生。

此外,行山人士不懂「留力」,例如一開始行,見有梯級便「搏命上」,令心肺功能負荷突然大增,氣喘時也不停下或減速,隨時暈低;亦有人沒有留意入夜時間,如秋天5點半便開始天黑、6點已經黑齊,轉變很快未必能預計,導致秋天特別多人報案求助。

【延伸閱讀】勿再雨天挑戰懸崖  山友:救援人員是用性命救人

該紀律部隊人員表示,一宗涉及山上的求助案件,最基本有兩架消防車(起碼8至10個消防員)、一架救護車(3個救護員)以及一架警車(起碼兩個警察)出動,直言:

一個山上求助事件,就有十幾個拯救人員出動,如果真係有需要,拯救生命絕對無問題,但如果係年青力壯逞強話行到頭暈、怕狗、怕天黑、又或上面嘅原因而報案,除咗浪費咁多資源,連累其他真正有需要求助人士,甚至犧牲拯救人員生命,值得嗎?

陳漢棠指出,不少市民認為行山遠足是一件簡單的事,認為「有腳就行得」,但真正的行山遠足是有風險的活動,不少人正正忽視這一點;他提醒,出發前要知道目的地及路況,也需衡量自己的體能是否能應付,最好就有人隨行,而合適裝備尤其重要:

裝備有兩種,一是你帶去的東西、二是你穿上身的東西,例如你穿了一對良好的行山鞋,但你沒有足夠的水,無地圖指南針,只能夠令你出發到,未必令你安全回來。

【延伸閱讀】消防總隊目邱少明殉職 妻兒如何渡難關?

而紀律部隊成員亦提醒,如需要求助,應向報案中心提供:清晰位置、同行人數、年紀、以及有否人受傷、有否足夠水或禦寒衣物等資料,因「提供充足資料至可以令拯救人員盡快到現場」。

另外如果已報案,及後用自己方法離開現場,也需通知報案中心表達已離開現場,因曾有市民報案要求協助後,相關人員到現場無辦法聯絡報案人,最後要出動過百人次通宵搜索拯救,但原來報案人已經回家。

【其他熱話】地球上最正筍工 返工住豪宅環遊世界

【其他熱話】愛因斯坦辦公桌超混亂 美大學研究:凌亂助提高創造力

【其他熱話】K3中文配字功課 大學生:我都唔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