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無數證書卻失去人生方向的年輕人

親子 12:08 2017/04/10

分享:

在今天事事講競爭、快人一步的時代,父母要看見孩子的寶貴,要用未來的價值培養孩子。

做生命培育工作愈久,我愈發現,生命有許多痛苦根源是來自一個人不能擔當自己角色,不能做心中的自己,生命中長存一份從不滿足的空虛。 好可惜的是,在這世界上,一個人能做自己是多麼的荊棘滿途。一個成人能否安然的做回自己,乃在於他在孩童時,父母培育是以「價格」抑或是看見孩子「寶貴」定位,奠定了孩子未來的是否快樂與幸福。

深信讀到這裡,大部份父母都會認為自己一直都是在培育孩子成為有價值的人。但在這點上,於我多年與香港青少年及家庭同行的觀察,我有共通的總結:

大部分父母培育孩子的動機方向,是以孩子未來是否競爭力或是害怕孩子落後於人的「恐懼」為主導。

在社區,我們不難看見,由懷胎十月至嬰兒期,無數父母為孩子能入到「心儀」幼稚園張羅。有些「孟母三遷」只為到心儀校網,有些為了入到好的學校,為孩子參加無數「證書課程」以增加孩子生命的份量。所以,孩子在求學期間,父母都會盡己所能,讓孩子累積形形式式的証書。

彷彿證書厚度就是孩子未來的保證,保證能有較大機會入到好的小學。有好的小學能入到好的中學,有好的中學便入到大學,有大學學位孩子人生就有了保證的「競爭力」。我不是扮清高的說上述種種皆不好,我會去告知各位:

上述種種都是把「外在」所謂重要的價值,「貼金」般放在孩子身上,孩子要窮他們所有的時間重重覆覆去追逐。那麼他的內裡呢?他的自我價值呢?他認識自己嗎?他滿足和欣賞自己嗎?他能安然於自己嗎?他可以和自己和平相處嗎?他一個人時能悠然自得、樂得自然嗎?

我可以告訴大家,以我經歷所見,答案是否定的:

大部分孩子,內心都是空空的,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讀書,不知道為何而那麼忙,到底在追什麼?懷疑自己到底是誰?君不見,現今年青人擁有無數證書,但卻無人生方向。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共同的「在乎」: 在乎我們是否能「找到到自己」「做自己」、「實踐自己」、「活出自我真正價值」。

我們不難發現每個孩子一生出來就與生俱來地擁有獨特的個性,孩子一路成長時,有他們獨特的好奇心、興趣、關注、才華和個性。這造就了他們的獨一無二,這是由上天賦予的獨有價值。在孩子一路成長的過程裡,他們自小就不能做自己,而是活在別人的期望下,擔當別人要求與角色。我們能想像及預計到,孩子在未來就算是多麼的成功或是有成就,他都不快樂。

能讀到名校及擁有厚厚的「佳績」,真的會叫孩子快樂嗎?為了競爭、怕落後於人,生活一味追追追,孩子生命會快樂嘛?我們真的要培育「成功但不快樂」苦澀的下一代嗎?

家永遠都是講愛的地方,不是準備或推孩子去競爭的地方。

或許我們作父母不要活於恐懼中,為了競爭去教養孩子。競爭的動機不能叫我們的孩子肯定自我。恐懼帶來的生活,是無路可行,只有死胡同。

反之我們要相信這條簡單的道路。父母幫助孩子認識自我,要求於孩子的生命要成熟、有個性,並高度支持他自我實踐,孩子自會活出獨特的生命力,叫他在人群中容易出類拔萃、被看見,人群都欣賞他的美好。因現今社會都極需要有熱情、積極而有信譽的生命。在社會中具備這樣特質的人,機會是會走向他身邊 。

或許我們作為父母的,應在育養孩子上多加努力,但這努力是:幫助孩子發現自己,操練生命的厚度,把證書的厚度轉成孩子生命厚度的培育。

讓孩子不是為了競爭力,或是為了能在社會中㩴取更多而活,而是自小幫孩子認識自己,把自已的天賦付出,作一個敢於為夢想而努力,在社群中活出個人正向感染力,去貢獻自己所有的,去造福社會,讓社區走向美好,變成一個活得自在,又會為身邊有需要的人去付出的人。

有證書不代表有生命力。

原文刊於「Marco Wong」Facebook,TOPick獲授權轉載。

撰文 : 黃鎮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