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健儀:老廉的筍工

職場 12:49 2017/05/08

分享:

上月中在一小時內,我收到幾十個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短信。還以為電話、電腦中毒,原來大家都問相同問題︰

廉政公署請『高級傳訊及傳媒事務主任』,係咪你以前個位?嘩,人工有六萬八、仲有房屋津貼又有約滿酬金,做唔做得過?

其實,問一個已辭職的人其辭去的工作「好唔好做」,確實有點奇怪,所以我的回應口徑是︰

申請工作又唔使錢,又可以測試自己的能力,唔使諗,去馬!

正因為不用成本,當年我投考廉署相同職位兩次,2006年名落孫山,2011年成功獲聘。我即管就着兩次投考經驗跟大家分享,希望沒有過時。

一,不能心急,因為我2011年找推薦人、交報名表、一次筆試、兩次面試……最後一輪面試更加要單獨面對六名考官,難度可想而知。由交表至入職長達一年。所以,求去心切的朋友,要有些耐性。

二,是家底清白。作為執法機構,廉署對人員的品格及誠信要求極高,未獲聘前所有人都要接受品格審查。如果自己、配偶及雙方的直系家屬犯過刑事罪行,獲聘機會便會大打折扣。

廉署亦會派員進行家訪,當年丈夫還問他需否請假留在家顯示「夫妻恩愛」?我說「夫妻恩愛」應該不是入職條件吧。最令我「紅都面埋」的是,未確定聘用前,廉署人員要面見現任僱主,那是多麼尷尬的事情。幸好當年我跟上司溝通過,他也明白我對前景的看法,所以最終成功過關。

你可能會疑惑,我過五關斬六將成功獲聘,但結果完成一個合約,即兩年半後便離開,是否工種不吸引?每個人對工作的要求也不一樣。即使已離開近三年,我也慶幸自己曾加入廉署,因為大量的文書工作鍛練了我的語文及細心,亦教曉我規矩與制度的重要性。每份工作都助我成長,現在回望,廉署的歲月實在功不可沒。

原文刊於《晴報

【其他熱話】從傳媒走到主持 方健儀:學習是不會停止的

【其他熱話】政府工贏在起薪點 「四大」不敵紀律部隊?

【其他熱話】無綫前主播去哪兒 邊位投身金融界?

撰文 : 方健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