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青:罰仔跪行有苦衷? 單親育兒難

City 08:00 2017/05/16

分享:

作者Facebook專頁

年初有男童於藍田被罰扭着耳朵跪過馬路,裁判官昨同意涉事父親備受壓力,判處感化1年,本地單親育兒的問題實要多加警惕。

當時,不齒的路人拍下體罰過程放上網絡後,迅即民情洶湧,但知悉內情後,公眾態度卻又有所回軟。涉案的40歲爸爸跟前妻育有兩子,為家中經濟支柱,過去已曾要8歲幼子跪着吃飯、跪神主牌,受訪時曾揚言即使要做「衰人」,都要教好成績差、講大話的他。

即使感化官亦同意,被告的兒子比較難教,為富責任感的他帶來壓力。美國知名心理學家Albert Bandura曾指出,當家長發現育兒效能差劣,易於削弱其自信、耐性,令人較難維持正面的管教,增加親子間的敵意。

按照人口統計,2001年本港有1.42萬名單親爸爸,2011年已急升近25%至1.77萬人。比起單親媽媽,社工指單親爸爸或礙於面子一般較少尋求傾訴情緒,又或放棄全職工作接受官方支援,香港單親協會甚至見過父親羞於承認拿綜緩,竟每天向鄰居扮出門工作。像今次被告的父親要兼顧裝修工程,以及養育兩子一女的責任,正好切合兒科學者Rebecca Socolar所指長期的生活壓力可令家長訴諸體罰。

研究顯示,曾受體罰者,往往更易體罰自己的兒女。不少家長都是吃着「藤條炆豬肉」長大,要根絕現時仍然廣見的體罰問題,怕還是要不停向公眾解釋其禍害。

防止虐待兒童會2014年曾訪問逾2,000人,發現逾半兒童及七成家長曾經歷或施以體罰,不少家長誤以為體罰有助教導子女順從長輩,即使有效,效果亦是轉瞬即逝。科學界已有極多證據顯示體罰的惡果,包括令兒童變得有侵略性、削弱認知能力、抑鬱、濫藥等等。當他們亦成為父母,禍害隨時延續至其下一代,造成惡性循環。

非政府組織、政府及關愛基金等近年對單親人士的兒童託管、教育的支援漸漸增多,像香港明愛有單親情緒、親子關係支援熱綫,香港家庭福利甚至嘗試扭轉社福界只顧慮女性的傾向,推出專門針對離婚男性的男士家友站,令男士可打開心窗跟同路人及導師分享問題、尋求建議。

只是,即使社福機構認同單親爸爸的育兒情況嚴峻,男士家友站還是離不開按年期申請資金導致的常見問題,第二期支援即將於本月底結束。近年離婚數字愈來愈多,面對親子問題的單親父親只會愈發增加,也許是時候為他們設立常設的官分撥款支援。

體罰知多點

  •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有完整反對體罰兒童的論據,現至少52個國家禁止體罰,部分更視之為刑事罪行
  • 本港防止虐待兒童會2014年曾訪問逾2,000人,逾半13歲以下兒童受訪者稱曾被體罰,家長主要用手打(75%),家長則有7成承認此前一年曾體罰
  • YouGov 2014年曾訪問1,000美國人,81%認為手打小孩應該合法,近半覺得是有效懲治方式
  • 美國兒童發展學者George Holden的錄音研究顯示,父母往往出於怒意打仔女,但被打的小朋友常在10分鐘後就重犯
  • Laura McKee、Erin Roland等學者指出,基於性別角色定型,父母(尤其父親)或仍覺得男孩比女孩更須靠體罰改變行為
  • 加拿大官方報告曾稱,75%虐兒個案於體罰期間發生
  • 2009年曾有研究稱,兒童經常受體罰,前額葉皮層灰層較少,料有更高抑鬱、上癮及其他精神風險,另有研究指其認知力低過一般孩子
  • 多個研究顯示,被打的小孩未來更易訴諸暴力,體罰自己孩子或毆打配偶

撰文 : 沈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