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葒:我替她跑完了未完成的半馬

休閒 11:39 2017/05/24

分享:

太太是在完成化療後才開始跑步的。那時候我們剛搬去大嶼山的貝澳居住,那個幽靜美麗的貝澳沙灘,從此成為她的跑道——是字面意義的跑道,也是生命意義的跑道。

就像每一個熱愛跑步的人一樣,到了一定時候,她也想嘗試跑公開賽了。2015年的夏天,也就是她完成化療後開始跑步的一年後,她參加了柬埔寨吳哥窟馬拉松的十公里賽事。我們一家人都陪她去,看着她興奮地邊跑邊自拍,並以1小時11分的成績衝綫。

跑完後回來不久,她又告訴我,來年五月要去克羅地亞一個古城跑半馬。她說那裏風景很美,跑完後一家人可以順便在那裏多玩幾天。那個城市叫Dubrovnik,當時她以英文說了兩遍我都沒能記得住。不過這不重要,反正她想去哪裏跑,我們一家都會陪她去。

然後她自己報名、訂酒店,安排全家人的旅遊行程。然後某天她點開一個網站給我看,說她這次跑步想順便為香港癌病基金籌款,目標是三萬元,指定用來協助乳癌康復者。

很多人支持她,三萬元很快就籌到了。但在比賽前的三個月,她的病情復發,從此再也沒有機會跑在那個美麗古城的街道上……

今年4月30日是Dubrovnik半程馬拉松舉行的日子,我一個人去參加了。一年多沒練跑的我,吃力地踉蹌在異國的街道上,終於替她跑完了她最想跑的半馬。

而人生的馬拉松,她餘下的那半程,我當然也會替她跑下去。

文章刊於《晴報》

《晴報》facebook

撰文 : 陳葒 慈善教育機構「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前中學校長‧青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