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拉架大王:我做的就是改變

職場 15:28 2017/05/24

分享:

(謝傲霜攝)

 香港今天滿街都是易拉架,究竟是誰最初改變了香港街道上的廣告推廣模式?就是有「易拉架大王」之稱的傅備斌。他也是本屆「創」+「造」配對計劃籌委會主席,他說在香港未流行易拉架前,內地已十分普遍,不過稱之為易拉寶。

在千禧年初,傅備斌看準市場需要,將之引進香港,一則因這個架真的很方便,而香港卻沒有;二則他打破市場價格,使消費者感到價錢經濟。

香港當時不流行用易拉架,因賣得貴,現時我們最平賣80多元一個,但那時卻賣500到1,500元,可見價格幅度相差甚遠,但物料與現在用的分別不大。

傅備斌說,這並非批評當時的人謀取暴利,因當市場不開放,高價格是很自然,但這卻成為他攻佔市場的入口。

那時我賣的第一個易拉架,經計算後定價為250元。

傅備斌指香港廣告市場的特質是急、快、短。「急,今日來做明天要貨;快,我們盡可能配合客戶要求,故公司24小時運作;短,廣告宣傳品印製數量少、放置時間短,可以一星期就換,頻密度高。」(《香港經濟日報》照片)

傅備斌最初並非從事橫額、海報、易拉架等噴畫廣告行業,生於1962年的他,中五畢業後曾從事各行業,包括印製月曆、進行廣告禮品貿易等,但不喜歡打工的他,時常很快學懂各行業的東西就自己去試。

例如做過傳統月曆印刷,就像賣月餅,一年只做幾個月生意,那麼另外半年做甚麼好?於是便想到要變,也就做起廣告禮品貿易來。

客戶角度思考 增透明度

在做廣告禮品貿易時,客戶要求他提供一條龍服務,想他幫忙印製宣傳橫額或海報,他便到處找印刷商報價和製作,但卻發現橫額、海報製作這行業很封閉,不過幾十元的生意,來來回回也要一星期才能報價和印製,這令他產生加入這行業,透過改變這種緩慢且封閉的營商環境,來打造商機的念頭。

覺得這行業有發展空間,便膽粗粗去做,因為本身是客,能夠從客的角度思考,且在此行業是一張白紙,便覺得客戶最需要的是價格的透明度。

於是在千禧年初,傅備斌成為第一個在雜誌賣廣告時連橫額、海報價錢單也印下來的人,這舉動衝擊了整個行業,競爭對手甚至憎恨他們,但客人卻覺得很方便,減省了報價程序。在電腦網絡世界還是使用56K modem的年代,他甚至已將價格放上網。

傅備斌(右一)為本屆「創」+「造」配對計劃籌委會主席。(圖片由「創」+「造」配對計劃提供)

我做了幾件事:一,將市場開放;二,將價錢公開;三,採用24小時運作模式,人家一星期才能提貨,我們只做約兩天。我做的就是改變,改改改,及至今天,現在用的模式大家可能覺得沒甚麼,但需要一段時間才改過來。

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也一樣是變得快。

有人說做生意要守,但我卻是感到不妥就要轉,找對的方向繼續行。因為停了在某位置,機會也就停了。

加入橫額、海報行業後,傅備斌引入的易拉架大受市場歡迎,生意多到要24小時運作才能應付。

可能就是這種勇於改變,不斷嘗試的能力和膽識,傅備斌獲主打印刷卡片業務、每年營業額超過3億元的e-print老闆賞識,於2015年獲邀加盟e-banner發展橫額、海報等噴畫業務,現在e-banner每年營業額已達數千萬元,聘有員工超過100人,成為本港噴畫生產商的龍頭大哥。

青年勿受理念困惑 先賺錢    

傅備斌是第3年參與「創」+「造」配對計劃,這幾年下來,他觀察到創業的年輕人常面對資源不足,無法增聘人手以騰出空間發展公司的問題。

(圖片由「創」+「造」配對計劃提供)

年輕的創業者較自我,有很多理念,卻沒想過商家的目標不是要你的理念,而是覺得這件設計作品好,如何才能引入成為產品拿去賣。

但年輕的創業者將太多時間投放在設計理念,例如這公仔是代表和平之類,許多時弄不清方向,困在裏面很久。

他並建議年輕創業者,要先面對現實:

先賺錢,才能請人,請了人才能幫輕你,才有時間思考更多東西,這是個循環。

他認為創業者,寧願自己出少點糧,也要請多個人,騰多點空間來發展生意。

【延伸閱讀】90後女生工廈開零食店 每月營業額逾10萬元【有片】

【延伸閱讀】75歲的創業新力軍 婆婆縫出自家品牌【有片】

【延伸閱讀】綠葉王楊證樺擁3間餐廳:老闆最忌一言堂【有片】

撰文 : 謝傲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