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80後夫婦赴孟加拉推公平貿易 用生命影響生命

職場 08:00 2017/05/25

分享:

孟加拉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長年受颱風、洪水等天災影響,衛生情況惡劣。有港人夫婦放棄穩定工作,遠赴當地經營社企,聘請孟加拉婦女刺繡,製成化粧包、披肩等,外銷至港台,收益全撥作員工薪水、營運費用,以達至公平貿易。

身在異鄉的兩人自言像「外星人」,除生活環境大不同,更曾遭騙錢、非禮仍堅持留守,目標小店達自負盈虧後,功身成退回港。

32歲黃子健及33歲胡家欣(Kerry)2013年結婚,隨即接手經營孟加拉社企「A Hundred Hands」,聘請當地貧民窟婦女製成刺繡產品,包括化粧包、披肩、咕𠱸,價格由數十元至數百元不等,客人主要來自港、台。產品全由原是美術老師的Kerry設計,亦可為客人度身訂造,曾有老師訂製畢業禮物,在每個鎖匙扣也繡上學生名字。

有小學老師訂製畢業禮物給六年級生,每個匙扣也繡上學生的姓名。(A Hundred Hands Facebook專頁圖片)

當地家庭靠男性拉人力車維生,月入只有1000港元,每月只有一餐吃肉。子健稱,當地婦女為照顧家庭,幾乎足不出戶,故每周到訪達卡Rampura區的貧民窟,將白布交給受聘婦女,讓她們在家每月賺取數百元外快。

刺繡化粧包是香港客人喜歡購買的貨品之一。(A Hundred Hands Facebook專頁圖片)

其後成品運至附近的刺繡中心清洗、加工。Kerry指出,客人購買40元貨品,相當於幫助當地人買一隻2公斤的雞;200元可支付50呎、一家6口鐵皮屋房租。

以大嘴鳥刺繡製成的索繩袋。(A Hundred Hands Facebook專頁圖片)

該社企現靠facebook專頁宣傳及銷售產品,至今有逾千個讚好,月入6000至7000元,4成支付婦女薪水,其餘用作支撐刺繡中心營運,以及聘請7名當地人後勤支援。但收支至今未達平衡,每年營運開支15萬港元,一半靠募捐。

子健10年前已到孟加拉,做青少年服務工作,直言其目標不單是「搵兩餐」,而是用生命影響生命:

香港人為生活掙扎,但這裏的人是為生存掙扎,更需要人幫!

他07年結識赴當地做義工的Kerry,兩人經歷長年異地戀,終修成正果。Kerry坦言,拍拖時已考慮搬到孟加拉,至辭去教師工作時,同事均表震驚,她卻指:

香港這麼多老師,多我一個不多,感覺這裏(孟加拉)更需要自己。

二人初時花了長時間適應,當地基建落後,住所沒有冷氣機,常停水停電;亦試過水土不服,出現屙嘔。他們自嘲在當地人眼中像「外星人」,出外常吸引奇異目光。尤其是Kerry剛到孟加拉時曾遭非禮,而當地人做生意,見旅客即抬高價,「本地人乘車8元,但外國人11元,下車卻叫價15元。」一切令Kerry感到黑暗、萌生離意,但在丈夫及信仰支持下,選擇原諒、堅持,「他(子健)可以,我都可以。」

Kerry積極培養當地同事設計產品做「接班人」,目標A Hundred Hands達開支平衡後,兩人回港只須遙距做顧問。

獲聘的孟加拉婦女在家刺繡賺外快。(受訪者提供)

此外,子健及Kerry指出,孟加拉勞工權益簿弱,超時工作不獲補水,工傷沒有賠償。兩人特意為員工提供慶生、派維他命、醫療補貼等福利,冀改變不公平現象。

子健表示,近年不少品牌將生產基地由中國移至孟加拉,為當地製造就業機會,成不少人理想工作,「甚至付黑錢才可入去做。」然而,該些工廠缺乏員工保障,他指,工人即使加班工作至晚上11點,亦沒有補貼;兩年前曾見有豆腐渣工廠倒塌,眾多工人受傷,惟老闆沒有賠償工傷,更悄悄「走佬」。

Kerry指出,曾有大品牌有意洽談合作,要求出貨5000至1萬件刺繡,但每件刺繡只肯花5元購買,對小本經營、每月最多生產200個化粧袋的「A Hundred Hands」來說,根本是天方夜譚,更是不公平交易。

兩人認為當地僱主刻薄文化要改變,特意為員工提供特別福利,除「日包一餐伙食」、「每月買肉食」,更提供醫療補貼、派維他命,Kerry補充:

當地衛生好差,人到30、40歲就好多病,好早死。

孟加拉教育水平低,人民乏時間觀念,甚至不會慶生,故兩人定時為員工舉行生日會。

貧民窟衛生惡劣,鐵皮屋民居下佈滿垃圾。(受訪者提供)

社企在當地經營遭遇不少困難,Kerry表示,慈善機構每年須續領簽證一次,但卻遭當地政府留難,「要我們派人去水浸、痢疾肆虐的地區做服務才批證」,甚至要求收黑錢。兩人堅持拒付黑錢,只靠同事日以繼夜與政府周旋,打好關係。

【其他熱話】由學徒到業務總監 煤氣「大師兄」:做事要分先後緩急

【其他熱話】因貪靚踏上水療按摩師之路 幫客人減「慢」生活步伐

【其他熱話】Wonder Woman女主角 由女兵走上荷里活銀幕星途

撰文 : 文羨怡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